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盛寵之錦繡征途秦凌諸葛云樂免費

盛寵之錦繡征途秦凌諸葛云樂免費

花枝見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秦凌諸葛云樂的古言唯美漫畫是《盛寵之錦繡征途》,該漫畫畫風輕松逗趣,改編自作者花枝見的同名原著小說,快和故事遞一起去看看《盛寵之錦繡征途》的故事情節發展吧!全文講述的是:別人穿越都是什么嫡女庶女,最不濟的也是大宅子里的丫鬟,秦凌倒好,一穿過來就被卷進破草席里。第一次見面,秦凌把諸葛云樂的衣服扒了,穿在自己身上,悠哉悠哉回了家。第二次見面,秦凌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脫下來,諸葛云樂表示,他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女子。但是,諸葛云樂突然好喜歡她,怎么辦?更多精彩閱讀盡在故事遞!

更新:2019/06/15

在線閱讀

     主角是秦凌諸葛云樂的古言唯美漫畫是《盛寵之錦繡征途》,該漫畫畫風輕松逗趣,改編自作者花枝見的同名原著小說,快和故事遞一起去看看《盛寵之錦繡征途》的故事情節發展吧!全文講述的是:別人穿越都是什么嫡女庶女,最不濟的也是大宅子里的丫鬟,秦凌倒好,一穿過來就被卷進破草席里。第一次見面,秦凌把諸葛云樂的衣服扒了,穿在自己身上,悠哉悠哉回了家。第二次見面,秦凌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脫下來,諸葛云樂表示,他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女子。但是,諸葛云樂突然好喜歡她,怎么辦?更多精彩閱讀盡在故事遞!

免費閱讀

  男人仿佛這會兒才注意到她,轉過眼來,亮若星辰的眸光在她身上上下掃視了一番,唇角彎起:“我說葛老爺被這些江湖騙子唬了,還真是。這種人,怎么能救你家小姐呢?”

  轉頭望望,又訝然:“這一屋子的碎片,又是怎么回事?”

  葛慶的臉色十分尷尬,不知道如何解釋剛才的事,秦凌又瞪了眼睛:“這是本公子為個葛小姐治病而施的手段,怎么著,你有意見?”

  秦凌對自己的化妝術十分自信,她斷定眼前的這個討厭的家伙一定認不出自己來,所以才敢大大方方地說話,且直視他的眼睛。

  然而她沒有料到的是,兩個人目光對上的一剎那,那家伙一雙好看的眼睛里,似乎有笑意一閃而過。

  他在笑她?

  秦凌心里頓時咯噔一聲——他該不會認出她了吧?

  不然,他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里?按照吳管家的話,葛慶應該沒有本事能把他請來才對,這個家伙,難道是為她而來的?

  秦凌也不知道該不該給自己這種蜜汁自信,但看向男人的目光里,不自覺地就帶了些許疑惑的神色。

  然而緊接著,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只聽得男人忽然笑道:“怎么,兩日不見,秦姑娘,改行做江湖騙子了?”

  秦凌下意識就要反駁,話還沒出口卻猛然發現,那廝的嘴唇根本動也未動。

  這是什么詭異的操作?

  傳說中的傳音入密?!

  秦凌瞪大了雙眼。

  男人的聲音繼續不疾不徐地傳來:“姑娘莫怕。因為在下多少對那密信的內容有些在意,所以在姑娘身邊安插了幾個眼線,因此今日才能這么巧地趕來,來截斷姑娘你的財路。”

  !!!

  好可惡的人!

  派人監視她也就算了,截胡她的財路她也忍了,為什么還要這么光明正大的說出來?為什么!

  啊啊啊,太討厭了這種人,簡直就是偽君子,真小人!

  秦凌在心里一通亂罵,看向男人的眼睛里已經帶了怒火,但男人絲毫不為所動,眸中的笑意甚至更濃了。

  秦凌默默捏起了拳頭,開始琢磨溜走的事。

  這人絕對是來搗亂的,他要是一句話捅破了自己的身份,那別說千兩銀子到不了手,說不定反而要受葛慶的刁難,簡直得不償失。所以眼前這種情況,只能走為上策了,趁著男人還沒戳穿她,趕緊溜。

  但是溜走之前,她實在很想狠狠地給他臉上來一拳,可是又怕拳頭還沒沾上他,就被他一袖子給甩出去。

  這個男人,簡直又可惡,又可怕!

  她想起來自己那天曾經發誓,再見到這個家伙的時候一定要扒了他的衣服,眼見也不太可能了。

  沒想到她堂堂小魔女,竟會兩次都栽在同一個人手里,這家伙,難道是她的克星?

  奶奶的,風水輪流轉,早晚有一天,她要把這個場子找回來,讓他賠錢,道歉,還有脫衣服!

  然而,就在她準備站起身來告辭的時候,上座的男人忽然眉毛一挑,傳音入密又送來一句話:“怎么,生氣了?唉,在下本是個君子,也未曾想全都霸占了姑娘的錢財,畢竟法子是姑娘你想出來的……這樣吧,五五分成,姑娘你覺得如何?”

  哎?良心發現了,還要分給她錢?

  秦凌立時一屁股又坐回了椅子上。

  不過話說回來,既然你有心分錢,那我可不能隨便你獅子大開口了。

  這么想著,秦凌朝那家伙看過去,跟著皺起了眉頭,一臉的“本姑娘不高興”。

  男人果然十分識相,秘密的聲音又低低傳來:“六、四?”

  秦凌依然不為所動。

  “七三?不能再少了,這三成銀子,只勉強值得在下來一趟。”男人的語氣似乎十分為難。

  秦凌立時白他一眼,腹誹道:那你還來?誰請你來了?你不來小姐姐我還能拿全部的銀子呢!湊不要臉!

  兩個人一個傳音入密,一個眉目表情,聊的火熱,夾在中間的葛慶就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葛慶看看諸葛云樂,又看看秦凌,但見秦凌臉上神情變幻莫測,心里忍不住嘀咕了起來——這兩個人不說話,只互相看著,這是在干什么呢?

  “兩位公子……莫不是舊相識?”葛慶試探著問道。

  秦凌這身打扮,在諸葛云樂面前,可真難稱得上是“公子”,但葛慶卻并不敢得罪他,當然他更不敢得罪諸葛云樂,因此才這么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

  秦凌很想否認,但上座男人顯然已經想把他們兩個彼此綁在一起了,她要是不承認,很可能一毛錢都拿不到,想了想,為了銀子,還是忍忍吧。

  于是秦凌點了點頭。

  葛慶驚訝了,連忙看向諸葛云樂,諸葛云樂展顏一笑:“葛老爺,我還未與你介紹,這位,正是我失散多年的師弟。”

  師弟??

  剛才不是還說這鄉野小子是江湖騙子的么?

  葛慶迷茫了。

  但看秦凌一臉冷漠,諸葛云樂一臉認真,由不得他不信。

  “失散多年的……師弟?”葛慶咧了咧嘴,勉強接受了這個設定。

  諸葛云樂鄭重地點了點頭:“沒錯。方才我并未認出他來,此刻發覺他在你這里,且已給葛小姐診過脈,那便最好不過了。”

  葛慶喜了:“那,諸葛公子的意思就是說,我女兒肯定能好起來了?”

  這話秦凌不愛聽了:“有沒有起色,你剛才兩只眼睛沒看見么?倒去問個不相干的人!”

  葛慶頓覺心里發苦。

  看來這兩個失散多年的師兄弟之間似乎還有什么不能對外人說的矛盾,那不是他能化解的,他也不想知道,他只想花了銀子,把自己女兒的病看好就行。

  好在兩人也沒有要多留的意思,等吳管家拿來了銀票,秦凌揣著就走,諸葛云樂答應了葛慶改日宴請的邀約,也跟著她走出了門。

  本來今天的一切都是在秦凌的控制下的,這討厭的家伙要是不出現,她拿了銀子,還有一場狗叫表演可以看,但是這會兒平白無故分出去三成,她頓時沒有了心情,告知吳管家把人頭數清楚,她明日再來聽狗叫,便匆匆離開了葛府的大門口。

  誰知道還沒走多遠,身后卻忽然有一匹馬慢慢跟了上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