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懸疑 → 白銀街偵探社賀元最新章節

白銀街偵探社賀元最新章節

溪客 著

連載中免費

《白銀街偵探社》是由作家溪客所著,主角叫賀元,小說講的是賀元的哥哥被判處殺人罪,但賀元打死也不相信自己哥哥會殺人,因此想要查出真相的賀元決定加入校園偵探社,他在探尋哥哥殺人罪案的同時也和自己拍檔經歷了各種有關機器人的離奇案件.......

更新:2019/06/15

在線閱讀

《白銀街偵探社》是由作家溪客所著,主角叫賀元,小說講的是賀元的哥哥被判處殺人罪,但賀元打死也不相信自己哥哥會殺人,因此想要查出真相的賀元決定加入校園偵探社,他在探尋哥哥殺人罪案的同時也和自己拍檔經歷了各種有關機器人的離奇案件.......

免費閱讀

  兩個相互陌生的人坐在一幢陌生的房子里,氣氛一度十分尷尬。

  雖然這個劉洋學長是個自來熟,但面對賀元這個白白凈凈、斯文清雋,只會“嗯”,“哦”的話題終結者,也沒有什么好的辦法。

  電視里的新聞早就沒了,正在放情感劇。劇中男的為了報復跟女的結婚,婚后發現這樣是不對的,決定糾正錯誤向女方提出離婚。

       女方一會答應一會反悔,前一分鐘瀟灑冷笑,后一分鐘哭哭啼啼糾纏不清,鬧得兩人都很崩潰。

  劇里的兩人吵吵鬧鬧,看劇的兩人安安靜靜。劉洋瞄一眼賀元,心道這個沉默寡言的小學弟好像對情感劇十分感興趣。

      賀元則正在心里默默分析劇中男女的心理問題:兩人都有情感障礙,男的還知道反省,女的卻更偏執。

  默默分析完后,賀元才意識到他們兩個大男人這么一本正經地看情感劇是有點詭異了。好在院門一響,莊松巖開門進來了。

  “我來晚了,前面堵車了,七星大廈附近堵了很久。”

  莊松巖夾帶著一陣風進來,劉洋高興地迎出去,賀元則如釋重負地松了一口氣。

       他剛才在分析劇中人物的心理問題時也給自己分析了一下,社交恐懼癥。

  “你這里不錯。”劉洋對莊松巖說。

  莊松巖嘿嘿笑著,“是啊,我也覺得不錯。”

  三個人重新坐下,莊松巖拉過一把椅子坐到劉洋的對面,身體向前傾著,長胳膊長腿幾乎快碰到劉洋的膝蓋。

        他眼睛晶亮地盯著學長的眼睛問:“學長,你找我什么事?”

  劉洋先看看莊松巖,再看看賀元,最后把目光定位在莊松巖的臉上。“昨天你電話里說你開了個偵探社。”

  “對!”莊松巖重重地點頭,意氣風發的給學長介紹賀元,“這是賀元,我跟你說過的,我的好搭檔。”

  劉洋笑著點點頭,“我們學校的推理社一直都做得很不錯,你在推理社是貢獻很大的,現在又開了自己的偵探社,有前途。

      所以,這次我是抱著很大的期望而來。”

  被學長夸獎了,莊松巖既得意,又稍稍有一些不好意思。“學長,什么事你就說吧,是不是來照顧我們生意的?

       哈哈!我們偵探社一開張,你就有案子給我們辦呀!”

  對劉洋接下來要說的話,賀元充滿了好奇,他確信這位學長是來給莊松巖送生意的,就不知道是什么事,多半是私事吧。

  劉洋頓了一下才說:“我們想委托你們一個事兒,幫我們找一個機器人,我們丟了一個機器人。”

  “真丟了機器人啊?網絡上傳的那些都是真的?你們的機器人在街上游蕩襲擊人類?”莊松巖驚問。

  “不,我們也不知道。”

  以為劉洋會說不是,不料他說的卻是不知道。

  “我們既不知道街上的那些傳言是不是真的,那些人是不是真的被一個機器人襲擊,也不知道我們是不是真的丟了一個機器人。”

       劉洋的表情不像是開玩笑。

  莊松巖和賀元對視一眼,然后賀元發問:“我們沒有聽明白,能說得清楚點嗎?”

  于是劉洋開始講述事情的原委。

  “事情是這樣的,一個半月以前,關于我們的機器人跑出實驗室在外面四處作亂的謠言就傳開了,我們一直認為這是誹謗造謠,

      是反對我們的人又在背后搞鬼了,比如反機器人公會,就一直在搞我們。但在兩周前我們才發現了一個事實,就是我們可能真的丟了一個機器人。”

  “我們的一個機器人工程師在做公司的項目時私自多做了一個機器人,并一直瞞著公司沒有上報。

       半年前,這個工程師突然意外死亡。兩周前,他的遺孀帶了一對兒女準備離開余州投奔國外的父母,

       在整理工程師的遺物時發現了一些公司的文件資料。”

  “她把這些東西交還給公司,我們在整理這些東西的時候發現了工程師的一個私人筆記,

        里面對這個機器人做了記載,我們才知道還有這個機器人的存在。”

  “機器人存放在他租用的一個倉庫里,我們找到那個倉庫,倉庫的東西還在,但沒有他本子里記載的那個機器人。

       從倉庫的零件設備和痕跡來看,這個機器人是存在的,但是不見了。”

  “倉庫的出租方是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常年在世界各地旅游,不久前才回到余州。房東還不知道工程師已死的事,

       因為工程師的房租交到了后年,所以房東不需要跟工程師聯絡。房東說他沒進過倉庫,更不會動倉庫里的東西,

       租客租下的房子他是不會隨便進入的,對工程師的事他一無所知。”

  “所以,”劉洋一攤手,“就是這樣,我們突然發現我們可能丟了一個機器人,街上的謠言可能是真的,

        在街上作亂的機器人可能就是我們的機器人,是銀狐9代機器人中的一個。這意味著什么?很可怕,很嚴重。”

  “我們必須找到這個機器人,如果它存在的話,這種可能性在90%以上。

        我們必須在別人抓住這個機器人之前抓到它,特別是不能讓它落到反機器人公會的手里。”

  “反機器人公會一直在針對我們,把一些社會問題歸咎于我們,說成是我們機器人公司造成的。

       他們經常把一些普通事件故意放大歪曲,然后大肆傳播,如果被他們知道這件事,他們一定會大加利用,

        引導輿論促使機器人禁止法擺上議程,那對我們會是致命的打擊。”

  “所以,”劉洋吸了一口氣,極為鄭重地說,“我們要委托你們,幫我們找到這個丟失的機器人。”

  聽完劉洋學長的陳述,賀元又看了一眼莊松巖,兩人默契地交換了眼神,然后由賀元向劉洋發問,“為什么,為什么選擇我們?”

  莊松巖也說,“是啊,學長,為什么要找我們,而不去找名偵探社呢?”

  “不知道,”劉洋又是一攤手,笑道,“我今天說的‘不知道’真的有點多,但都是實話。

      老板叫我在母校找學弟做這件事,我就想到了你們。莊松巖是我的學弟,我對他很了解,也很信任。”

  說到這里,劉洋看著賀元,“我想,學弟信任的搭檔也是我能夠信任的人。”

  “當然!”莊松巖立刻拍胸膛打包票。

  劉洋舒了一口氣,“今天我們談得很愉快,也很順利,我可以馬上跟你們簽下委托合同,付定金給你們,你們就可以馬上開展調查工作了。”

  莊松巖很興奮,搓了搓手掌一副躍躍欲試的架勢。

  “關于這個機器人的情況,學長你要再給我們多一些信息,要詳細。”

  “工程師的筆記涉及很多公司機密,不方便給你們看,但你們需要知道、可以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訴你們。”

  “這個工程師正在參與研發北極狐的銀狐9代機器人,他瞞著團隊其他成員偷偷多做了一個,

       并私自給機器人使用了高仿真皮膚和高仿真眼球,還給機器人植入了思想實驗。”

  莊松巖驚道:“上課的時候我聽教授講,高仿真皮膚和高仿真眼球目前是被禁止使用在機器人上的。”

  劉洋點頭,“是的,但這個工程師悄悄用了,我們都不知道他是從什么渠道獲取這些材料的。”

  賀元問:“什么是思想實驗?”

  劉洋說:“思想實驗是一種神經元芯片,試圖讓機器人像人一樣思考。”

  賀元想到了昨晚看到的那個機器人,已經很逼真了,他不知道高仿真還能逼真到什么程度。還有思想實驗,像人一樣思考。

  昨晚的那個機器人會在特定的場景自動給他們背詞條,就是通過這種方式在跟他們對話,表達對他們的不滿。

        機器人會向人類表達不滿,會給人類上課告訴人要有禮貌,不能用高爾夫球桿打人,這是一件細思極恐的事。

  哥哥曾經對他說,人創造機器人是讓它們替代人去做那些人不想做,以及不能做的工作,比如簡單重復的勞動,高難度、危險的作業等等。

      機器人不需要擁有人的形態外貌,因為人的形態是一種沒有效率的結構,把機器人做成人的形態就是重復人體的弱點,

       而這種重復人體弱點的創造又有什么意義呢。

  哥哥雖然是一名機器人專家,卻是禁止制造高仿真機器人法案的支持者,但現在卻身陷囹圄……

  把自己從短暫的回憶中拉回來,賀元又問,“這個機器人有什么特征嗎?”

  “不知道,筆記本有一部分被撕掉了,找不到任何關于這個機器人外形外貌的描述,也沒有留下任何圖片。

        只知道機器人的肢體動作無限接近人類,也就是說,難以分辨,就和真人一樣。”

  莊松巖皺起了眉頭,“這可真麻煩了,學長,你們北極狐的錢不好賺吶。”

  “我知道很難,我也不想打擊你們,這個機器人是永動的,工程師私自給它使用了可控核聚變能,它會永遠待機、永遠不需要充電。

       而且沒有打上電子商標,沒有接入物聯網,所以北極狐的網絡系統無法查詢到它的位置。”

  “我就知道,不然也不會來找我們。我看,你們就是去找名偵探社人家也不會接吧!”莊松巖說出了大實話。

  劉洋陪笑道:“別灰心,我們還能提供一個支持。”

  他從口袋里拿出一個黑色小球,像乒乓球的大小,小球上有幾個隱形按鈕。

  “這是銀狐9代的通用遙控器,對這個丟失的機器人同樣有效。”

  刻意跟莊松巖保持一定的距離,因為賀元覺得現在跟他走在一塊兒有點丟臉。莊松巖穿著一件黑色長風衣,戴著一頂獵鹿帽,唯恐別人不知道他是個偵探。

  還有胸前那枚耀眼的徽章,那是莊松巖的隨身機器人,名字叫做“上校”。機器人和它的主人一樣高調,

      既然屬下都是上校了,那主人的級別不言而喻。

  莊松巖所過之處回頭率頗高,不過引得路人紛紛側目的并不是他這一身的行頭。街上穿什么的都有,大家見怪不怪的包容度都很高。

     讓大家紛紛避開的是莊松巖那怪異的眼神和舉止,怕不是把他當成了精神異常人士。

  路人不知道,但賀元知道莊松巖這是在干嘛。他的一只手揣在風衣的口袋里,這只手里握著一個黑色的控制球。

      他正在用自以為銳利的目光觀察每一個路人,找出其中行跡可疑的人,然后對這個人悄悄按動控制球開關。

      如果這個人會被他的控制球控制,那TA就是那個機器人。

  看著自己這個神經病似的拍檔,賀元暗自發笑,如果不是劉洋學長說尋找機器人這件事要絕對保密,

      不能被人知道,那莊松巖都能站在街口直接化身為紅綠燈,明目張膽的對著每一個路人嗶嗶他手里的控制球。

  走到白銀街和花園街的交叉口,右轉進入花園街,就看見了街邊的那個咖啡館。賀元給莊松巖留了一條信息,然后快步走向咖啡館。

  推開咖啡館的門,門上的掛鈴發出叮當的聲音,接著有人說:“歡迎光臨!”

  咖啡館里客人不多,賀元挑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一個送餐機器人移動到他的面前,這其實就是一個自己會移動的立式小餐車,

       小餐車上方的顯示屏上出現了一個卡通笑臉,并發出語音:“歡迎光臨,請客人點餐。”

  剛才賀元進門時聽到的那句“歡迎光臨”,就是這個機器人說的。賀元在送餐機器人的顯示屏上點開菜單,

       點了一杯咖啡,輸入自己的云賬號付了錢,機器人說“謝謝,請稍等。”然后自動離開。

  環顧四周,這就是謠言傳說中的那家咖啡館了。通過謠言來尋找機器人的蹤跡,也不知道靠不靠譜。

  從吧臺后走出一個穿著咖啡店制服的男店員,手里拿著一個可折疊的電子屏,笑容可掬地走到一桌客人前。

      這桌是兩個男客人,看起來是老客了,跟男店員很熟絡的樣子。

  “今天是會員日,這上面的東西可以免費贈送一個,你們選一選,看要哪個。”店員把手上的電子屏遞給兩位客人看。

  客人一邊看一邊笑著跟他聊天,“怎么今天又是你當班,那姑娘怎么不來了?”

  男店員笑著說:“原來你們是來看小芹姑娘的,讓你們失望了,接下來幾天都是我當班,小芹姑娘請假了。”

  “怎么了?生病了?”客人關心地問。

  “也可以算是生病吧,心病。她被嚇壞了,不敢來上班。”

  “嚇壞了?什么事啊?哦!是不是那個什么機器人……?”

  “對啊,就是那個傳說中的機器人。”

  一個客人笑道:“也被小芹碰到了?運氣這么好?”

  另一個客人好像沒聽說過這件事,好奇地問:“什么?你們在說什么?”

  賀元來這家咖啡館就是打聽這件事的,這下正好,不用他問就能聽到現成的,且聽這個男店員怎么說。

 “最近不是一直都在傳嗎,說北極狐公司的實驗室跑出一個真人機器人,到處襲擊人。但誰也沒看到不是么,新聞里也出來辟謠了,說這是瞎傳。”

 “可是小芹說她看到了,她說每天下班都有一個機器人跟著她,有時候還會趴在我們咖啡館的窗戶上往里看,還學她的動作。

       她把這事跟我說了,也跟我們老板說了。但是我當班的時候從來沒看到過這個機器人,我們老板有時候會到店里來,他也沒看到過這個機器人。”

 “店里就我和小芹兩個‘活的’,平時就我倆輪班,剩下都是機器人。老板呢,一個月也來不了幾次。

       那天不是我當班,但我特意來店里,就是看看到底有沒有機器人跟蹤狂騷擾小芹,還真讓我看到了。”

  兩個客人聽得津津有味,這時好奇而又興奮地問:“真有啊,什么樣?哎說說,快說說。”

 “她很緊張地說‘來了來了’,我一看,窗戶上還真趴了個人。我就說,這不是機器俠嗎!”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懸疑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