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靈異 → 黃泉雜貨店皂莢顧長生大結局

黃泉雜貨店皂莢顧長生大結局

白菜饅頭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皂莢和顧長生的靈異小說《黃泉雜貨店》是由作家白菜饅頭所寫,小說講的是皂莢的父親在臨死之際給她留下一家雜貨店,各路冤魂鬼怪看到這家雜貨店重新開張后便紛紛前來光顧,可惜這平靜的生活卻被一個小道士顧長生給打破了,那皂莢和小道士顧長生之間會迸出怎樣的火花.......

更新:2019/06/15

在線閱讀

主角是皂莢和顧長生的靈異小說《黃泉雜貨店》是由作家白菜饅頭所寫,小說講的是皂莢的父親在臨死之際給她留下一家雜貨店,各路冤魂鬼怪看到這家雜貨店重新開張后便紛紛前來光顧,可惜這平靜的生活卻被一個小道士顧長生給打破了,那皂莢和小道士顧長生之間會迸出怎樣的火花.......

免費閱讀

     皂莢笑瞇瞇地:“一個小鬼十萬,你身上一共十一個,一口價一百萬。”

  華明倒抽一口涼氣。

  他在寧丹身上分明沒有看到那么多小鬼:“你騙......”

  “她說得對。”一直看著皂莢當擺設的顧長生終于開口:“這個女人身上,還有嬰鬼。”

  只是尚未脫離母體。

  華明不甘心的閉嘴了。

  皂莢詫異地看了顧長生一眼,沒想到這個長得像花瓶的男人倒是厲害。

  但是再花瓶也不能吃,皂莢注意力依然在寧丹身上:“干不干?”

  寧丹忙不迭的點頭。

  皂莢迅速從自己口袋里摸出小碎屏,從相冊里巴拉出收錢碼:“付錢吧。”

  黎晶扯扯她袖子:“金額太大了,支付寶不行,要走銀行卡。”

  “我沒有pos機,”皂莢收回手機,從善如流:“那您什么時候跟我去銀行轉賬?”

  寧丹:“......下午”

  她很想說自己不會賴賬,但是現在皂莢是她唯一的指望,她不得不忍氣吞聲。

  黎晶接著戳戳皂莢:“如果說下午去,寧姐會不會出事啊?”

  皂莢道:“不會。”

  寧丹這才緩了口氣。

  皂莢笑瞇瞇的解釋:“要死早死了,死不了的也不差這一時半會兒。”

  寧丹才緩的那口氣又抽回去了。

  畢竟是一百萬的大買賣,皂莢現在看寧丹就像人民幣,自然不會把人得罪的太狠。

  她從口袋里拿出一張折好的護身符,遞給寧丹:“這是固元符,你身上小鬼太多生氣損耗不少,這個戴上會舒服些。”

  寧丹連忙接過去戴在身上,當即就感覺自己身上好些了。可想到皂莢獅子大開口的樣子,她又小心翼翼道:“多少錢?”

  皂莢大手一揮:“不要錢,送你的。”

  寧丹:“......”

  突然有種撿了大便宜的感覺。

  寧丹也確實是撿了大便宜。

  華明沒有天生的陰陽眼看不見鬼,但是他識貨啊!

  皂莢給出去的護身符靈氣充裕,一看就不是凡品。現在末法,靈氣枯竭,各門派的符咒都不多,

        皂莢隨手送出去的,放他們清心觀也是要花大價錢請回去的。

  華明不由道:“不知道這符價格......”

  皂莢不等他說完,便道:“一千。”

  華明呆住。

  皂莢立馬進入推銷模式:“除了培元符,我還有招財符、消災符、避鬼符、因路符、桃花符之類的。”

  她看著華明的面相,貼心建議:“道長您一生順遂,但是姻緣運不佳,來幾張桃花符怎么樣?”

  華明:“......”

  豈有此理!成何體統!

  氣成河豚.jpg

  自從華明當了清心觀監院到哪里不是被人捧著,如今被皂莢三番兩次的奚落,本想直接甩袖子走人,

       卻不料他身后的顧長生卻附和道:“她說得對。”

  顧長生向前走了兩步,朝寧丹道:“你身上的嬰鬼我可以幫你祛除。”

  皂莢:???

  怎么突然冒出一個搶生意的?

  像是沒看到皂莢的眼神,顧長生接著道:“不收錢。”

  “除魔衛道乃修道人的本分,豈是就地生財的把戲?”他看了皂莢一眼:“何況只是舉手之勞。”

  皂莢:“......”

  能不能打他一頓?

  而寧丹,直接被這個好消息砸昏頭了。

  顧長生不管寧丹的反應,直接伸手朝她身上拂去——

  也不見他怎么動作,原本漆黑的嬰鬼在他手掌拂過之處,漸漸變成純凈的白色——

  被半路截胡的皂莢瞪大了雙眼——

  這個叫顧長生的,居然身兼佛道兩家之長?

  這上輩子做了什么有這樣的大功德?!

  藏匿在寧丹體內的嬰鬼慢慢從寧丹體內分離,它們排成長列逐一朝顧長生長作一揖,隨后化成白光轉生去了。

  嬰鬼從凈化到離去不過盞茶功夫。

  百萬巨款灰飛煙滅便在這眨眼間。

  皂莢捂住胸口——

  心好痛。

  她忍不住狠狠瞪了顧長生一眼。

  顧長生依然是那副樣子,還一臉正色朝皂莢道:“這些嬰鬼無辜枉死,被怨念困在寧施主身上多年已是凄慘,

        等寧施主重入輪回,她做的事情自然有判官清算,何苦白白害它們成為厲鬼。”

  “道友你這番坐地起價,并非君子所為。”顧長生說,“多有得罪。”

  這姓顧的道士,怕不是個傻子就是個呆子。

  真是白瞎了他那一身反派的黑衣裳和臉!

  寧丹癱倒在地,已是淚流滿面。

  最后化成白光投胎時,黎晶見她可憐,便暫時給她開了眼——

  也就一眼,她看見了那些孩子。

  寧丹在娛樂圈摸爬滾打多年,現在地位穩固不假,但是在成為現在公司金牌經紀人之前,

       她為了往上爬爬了無數的床,有些孩子是意外,也有些孩子是她刻意懷上作為籌碼換取利益之后,再打掉的——

  也有一些不能爆出來的小明星,經她手聯系的。

  皂莢看著地上嚎啕大哭的女人,內心毫無波動——

  這女人與其說是在哭那些可憐的孩子,但更多的,恐怕是因為姓顧的說到“地府清算”。

  世人皆以為人活著做了惡事不過一死而已,殊不知活著的一世做了什么,地府都有清清楚楚的一本賬——

  上輩子欠的債,下輩子總是要還的。

  下輩子還不完,還有下下輩子。

  人活著的一世短暫不假,但魂靈不滅,便是生生世世。

  皂莢轉身欲走。

  顧長生卻上前一步,直接用身體攔著她:“這位道友。”

  “可否借你手上的翡翠手串一觀?”

  顧長生很高,皂莢要抬起頭才能看到他的臉。

  他還是那副認真的表情。

  皂莢心頭沒好氣,但顧忌著顧長生的身份,臉上笑瞇瞇:“不可以。”

  說完低頭,打算繞過顧長生。

  然而顧長生身形一閃,直接出手取向皂莢手腕:“道友得罪了!”

  皂莢冷不防他出手,應激反應之下一掌揮出,室內憑空一道五雷直直打向顧長生——

  顧長生忙不迭往后退去,憑空一托——

  ——啪!

  一道驚雷落在半空中,憑空被阻,登時火花四濺!

  辦公室的空氣灼熱起來。

  “貴派可真是好出息。”皂莢冷著臉看顧長生:“靈霄觀青玄道長關門弟子,是個不問自取的強盜。”

  顧長生:“道友的手串陰氣甚重。久戴對人無益……”

  皂莢打斷他:“那又如何?我的法器,關你什么事?”

  “這手串乃是極陰之物,按理不應該存在這世上,”顧長生有些著急:“陰氣過重對修道之人并無益處,

         皂莢道友天資聰穎,可直接請下五雷,萬萬不可入了邪魔歪道,白白損了自己這一身修為!”

  如果不是顧長生臉上是真的關切,皂莢憑他這一聲“邪魔外道”也要錘爆他的頭。

  她轉頭看向華明,想讓華明管好他帶來的人——

  而華明已經捂上了臉。

  簡直尷尬。

  皂莢深呼吸一口氣,決定自己不要和這種傻子計較:“顧……顧長生是吧?”

  顧長生認真點頭。

  “大道三千,各有不同,萬物存在即合理。”皂莢道,“翡翠手串是我師門之物,請顧道長慎言。”

  華明趕忙上前給顧長生使眼色。

  顧長生這才不情不愿的從門口移開。

  皂莢甩甩袖子,帶著黎晶出去了。

  顧長生仍在她身后喊道:“如果道友改變主意,可以來清心觀尋我。”

  皂莢:“……”

  此人多半有病。

  她不由加快了步子,免得被傳染。

  ***

  等到走遠了,華明才沖顧長生苦口婆心道:“師侄啊,你這多管閑事的毛病要改改啊。那皂莢混的風生水起,哪里需要你多管閑事?”

  顧長生一臉正氣:“總不能看著人家小姑娘誤入歧途啊。”

  華明:“……”

  小姑娘??

  那笑面虎似的女土匪像小姑娘?

  師侄你莫不是對小姑娘三個字有什么誤解?

  “真是嚇死狐貍精了!”黎晶心有余悸地跟在皂莢身后,惴惴道:“可是我怎么覺得那個頂好看的顧道長,腦子不大好使?”

  連黎晶都覺得那人的腦袋不好使了,看來就是真不好使了。

  皂莢沒好氣:“不知道哪里來的怪人,一開口就是我的法器。”

  法器有古怪她當然知道,可她更知道老頭子不會害她。

  皂莢摸摸自己的手串,心里道:“小翡翠,你要是再不乖,都要被人當妖怪捉了去了!”

  黎晶見她臉色不好,換了個話題:“那我背后搗亂的人怎么辦?”

  皂莢自然沒有忘記來這里是為什么:“沒有古怪。”剛剛黎晶帶她走的是行政區,里面都是公司的行政人員,

       和黎晶有利益牽扯的人并不多,皂莢的原本的目標群體也不是那里。

  黎晶惆悵了:“那怎么辦?”

  藝人們都是很忙的,來公司時間也少,見不到要怎么抓住背后的人呢?

  皂莢從包包里摸出一張白色的紙,和一打透明的絲線,笑瞇瞇的:“我有準備。”

  能知道黎晶近況的必然不是離她遠的人,要聞到她身上的味道,至少也要是能夠近身的人。而黎晶毫無所覺,只能是在人來人往的公司對她嚇咒。

  皂莢將白紙三下兩下撕成人的模樣,將絲線一端纏在黎晶左手食指上,另一端系在紙人身上。

  皂莢問她:“怕痛嗎?”

  黎晶搖頭。

  皂莢摸出包里的銀針,往黎晶手上纏著絲線的部分一扎——

  透明的絲線很快被血染紅,待整根紅透并蔓延到紙人身上時,紅線便在空氣中消散不見。

  但黎晶卻覺得,有什么東西和自己聯系起來了。

  皂莢順勢咬破左手食指,在紙人上劃了幾筆,黎晶只覺得自己心口一抽,紙人便輕飄飄地立了起來,落到地上,化成了黎晶的模樣。

  黎晶忍不住呆了一下,紙人也學著她呆住,但很快便掩嘴笑了起來,笑到一半又抽抽鼻子:“什么東西,好臭!”

  一顰一笑,像足了黎晶。

  黎晶:????

  黎晶:“這是誰?”

  皂莢:“你自己。”

  黎晶呆住。

  “十指連心,這是用你心頭血化出來的傀儡。”皂莢接著解釋,“你精血所化,你是什么模樣,它便是什么模樣。”

        所以黎晶身上佩的千步香丸在傀儡身上便不起作用。

  皂莢皺皺眉頭:“我本以為這咒術附著在你身上而已,沒想到下在了你的血里。”

  黎晶:“那怎么辦?”

  “我跟著傀儡。”皂莢說,“你讓蝙蝠精帶你回十八號。”

  如果嚇咒那人將咒術下到了黎晶的骨血里,那便不是她想的簡單的報復了。

  傀儡脫胎于黎晶,但卻又會根據制造者的意思,將原主某些特質無限放大。

  皂莢跟在“黎晶”身后,看著她笑顏如花的在公司里逢人便吆喝,“黎晶”身上放的是皂莢動過手腳的香丸,

       香氣魅惑,配著她那張妖嬈的臉,狐貍精的特質被發揮的淋漓盡致。

  饒是華明道心堅定,在電梯碰上“黎晶”的時候,也忍不住心生蕩漾——

  恍惚之間竟然想到皂莢之前宣傳的桃花符。

  還是皂莢提醒她按電梯樓層,華明才回過神來。

  華明回神便看到皂莢似笑非笑的表情,老臉一紅,再不敢看“黎晶”,心頭默念清心咒。

  顧長生倒是一眨不眨地盯著“黎晶”,皂莢想著剛剛的事情,故意下他面子:“難不成顧道長也凡心動了?”

  顧長生一張帥臉,表情堪稱純良:“不,我只是在想,這傀儡絲系在主人身上,分明還是鮮活之像,但怎么還會一臉死氣。”

  皂莢渾身一震:“你說什么?”

  話音未落,電梯里的燈閃爍兩下,熄滅了——

  黑暗中的三人只聽咔噠一聲,猛烈的失重感迅速襲來——

  顧長生不假思索,手臂一伸護住皂莢——

  ——砰!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