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靈異 → 送魂師張大天師小說

送魂師張大天師小說

張大天師 著

連載中免費

《送魂師》是張大天師所著一部長篇都市靈異小說,主角是張天明,講述了張天明身為鬼差在人間將各種魂魄送往地府,途中遇到的種種經年人事的故事。張天明想不通,自己只想要平靜的生活,但是閻王說,這個條件要等到下輩子才可以,于是張天明這輩子老老實實的當著鬼差,面對各種兇惡的可憐鬼魂,張天明對于這份職業,有著更多的感觸。

更新:2019/06/14

在線閱讀

《送魂師》是張大天師所著一部長篇都市靈異小說,主角是張天明,講述了張天明身為鬼差在人間將各種魂魄送往地府,途中遇到的種種經年人事的故事。張天明想不通,自己只想要平靜的生活,但是閻王說,這個條件要等到下輩子才可以,于是張天明這輩子老老實實的當著鬼差,面對各種兇惡的可憐鬼魂,張天明對于這份職業,有著更多的感觸。

免費閱讀

  “麻煩,讓一讓,借過啊!”

  我費力擠進人滿人患的車禍現場,無視四周好奇的目光,拉起一位正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大爺,喘著粗氣道:“我說,大爺啊,人都死了就別看了,跟我走吧。”

  大爺也沒有反抗,任由我將其拉著他擠出人群,一直走了有十幾二十來步,大爺突然停下來呆愣愣看著我,“小兄弟,他們怎么都從我身上穿過去?”

  嘿,還沒反應過來自己已經死了?

  我伸手一指前方那顆倒地血泊中的頭顱,淡淡的說道:“喏,那不就是你的腦袋嗎。”顯然這位大爺看了半天戲都意識到是自己的尸體,這也難怪,人在死后意識往往會短暫停留在身體里幾個小時。

  四周的人看著我一眼后,對我指指點點,因為在他們看來,我壓根就是在對著空氣說話。

  瞥了大爺一眼,我嘆了口氣道:“大爺啊,這人嘛死了不復生,你就別惦念了,看你也活了八十好幾,也該知足了。”

  “我,我不能死,孫子還等我接他放學呢,要不是見不著我,他會哭得!”大爺一下子跪在地上,神情悲怮,顯然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這種心情我干我這一行見得多了,多少也能理解,畢竟換做是誰都不會好受。

  不過在難受你也得走啊,結果著老頭倒好,兩條腿跟灌鉛一樣,我死活都拽不動,一下子也沒轍,沒好氣瞪了他一眼,“我說大爺,你再這樣可趕不上去陰間的車了,到時候牛頭馬面鎖你魂,讓你跟在他們馬車后面跑,就有你好受的。”

  “小兄弟,我求求你,我真的不能死啊,我還得去接我孫子放學。”老爺多半看出我的身份,抱著我的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我也不是那種鐵石心腸的人,摸了摸鼻子搖了搖頭道:“大爺,你求我沒用,這閻王讓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再說了,兒孫自有兒孫福,你既然已經死了,就別再瞎操心,走吧,耽誤時辰對你對我都不好。”

  我說的都是實話,可誰知道老頭一聽也急了,一個勁的瞪著我不說,還趁我不留神推了我一下,拔腿就跑,老頭一邊跑還不忘放狠話,“我不管,今天我就得去接我孫子,誰也攔不住!”

  執念太挺深!

  不過就算你在能跑,還能跑的出我的手掌心?

  我淡淡的看了老頭一眼,慢慢舉起自己的右手,掌心里有一個黑色印記,隨著經脈血液的流動凝成“欽”,象征著我的身份,鬼差!

  半分鐘,我拉著乖乖聽話的老爺子,站在十字路口,看著額頭腫了一塊,就跟挨了一板磚的老頭,我摸了摸鼻子歉意的說道,“大爺,對不住啊,不過這是也別怨我,你要不是跑,我也不至于跟你動手不是?”

  大爺看著我沒有說話,只是眼神中多了一抹畏懼之意,可能是怕我在揍他吧,這也難怪,畢竟我手上可是閻王親筆提的律令,專門用來對付那些不聽話的陰靈,具有神威威力可不是一般的大,他不過一個剛死透的新鬼哪有不怕的道理。

  “不過你也別太單,雖說陰間沒有我們人間熱鬧,但也自成一番天地,風景還是不錯的,等下去那邊,辦完手續你想投胎就投胎,不想投胎在地府那邊住著也沒事,要是覺得缺點啥,就托夢給你子女們托夢,讓他們給你燒。”

  “還有就是,這是在你這輩子沒喲作惡的情況下,要是作了惡,那就什么也別想.....”

  這是我的習慣,每次送走陰靈之前,都會對他說上這么一番話,一是讓他有些心理準備,二是讓自己好過些,至于他們到底有沒有聽進去,那就不關我的事了。

  約莫過了五分鐘,一輛中巴車,在常人眼中和普通公交車沒什么兩樣,但是我們鬼差眼里,車頭掛著一個大大“陰”字,這就那通往陰間的汽車,當然其他人是看不見的。

  “怎么,今天還是你小子當差,不是和你說過嗎?適當休息一下。”中巴車往邊上一靠,一位臉型微胖的中年人探出頭來,沖我笑吟吟的說,然后看到我這邊的老頭之后,臉上的笑容頓時煙消云散,惡狠狠的咒罵一句,“靠,今天只死一個!”隨后他沖著車廂里嚷了一句,“你們往里擠擠,有人上車了。”

  我好奇地瞥了一眼,中巴車站了慢慢的一車的陰靈,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的,死的模樣什么樣子的都有。

  “這生意真的越來越難做了,拉了好多天才拉滿這一車了。”中年人隨后輕啐一聲。

  “沒辦法,現在的人只要一點小毛小病就往醫院跑,陰靈少也正常。”

  對于中年這副說變就變的鬼臉,我心里自然十分厭惡,不過臉上還是得陪著笑臉,雖說這些陰車司機沒有什么權利,但也不好得罪,還是那句老話,與人方便就是與己方便。

  “行了,行了,你小子讓老頭上車,我還趕著下班之前多拉幾個呢。”中年人擺擺手,神色有些不耐煩。

  “得嘞。”我將大爺送上車后,摸出一張紅票遞給他,笑了笑道:“那么大歲數了,也挺不容易的,到了黃泉路上,別太為難他,嚇唬嚇唬就行了。”

  陰間有這一條不成文的規定,說是防止小鬼到了閻王殿,不懂規矩頂撞閻羅王,特命這些陰車司機在黃泉路上,給新鬼立新規,說白了就是嚇唬他們。

  不過在這樣的事情也只有我們當鬼差的知道,這些司機往往會在半路打著教育的幌子討點好處,若新鬼不配合,那就免不少一頓皮肉之苦。

  這種習氣似乎很久之前就有了,閻王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這個新人鬼差更沒有權利去管,不過俗話說得好,有錢能使鬼推磨,這也是為什么車費只需十冥幣,而我給司機塞紅票票的原因。

  “我說怎么就那么喜歡來接你的鬼,明仔你放心,你刀爺不是那種拿錢不辦事的,這老爺子我保證不為難他。”

  什么叫做見錢眼開,我如今可算是漲了見識,司機男子借過錢,笑容那叫一個燦爛。

  言外之意,其他陰靈就肯定為難了唄?不過這也不關我的事,我只需要保證自己管轄區域的鬼,不被人欺負就行,至于其他區域的酒自求多福吧。

  跟老爺子道別之后,我便轉身正準備往回走,臨走前,還聽見刀爺的嘟囔聲,“要是林衫那小子也和這小子出手這般闊綽就好咯。”

  林杉?我笑著搖了搖頭,估計是這輩子是指望不上了,那小子就是徹頭徹尾的財迷,路上見到一毛錢都會絲絲護住,生怕別人搶走的奇人,據說,他為了剩下幾塊錢公交車,愣是從城南走回城北......這種奇葩你還打想打他的主意?

  好不容易擠上最后一趟回市區的公交車,我掏出手機點開一個白無常頭像的APP,這是陰曹地府自主研發的軟件,供陰差們自主查看自己今天的任務,查看了一下最新的死亡名單,確認接下來那個人死亡名單在明天下午兩點以后,我松了一口氣,這也意味著,我今天的任務完成了。

  隨后看到微信上談來一條好友申請,一個膚白貌美的美女頭像,申請留言里寫著:你好。剛通過申請,那個美女便發來一句:哥哥,怎么稱呼呀?

  我手指飛快的打上一行字: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張天明是也。

  對,這的確是我的名字,天海市本地人,是一名鬼差,準確來說是一名陽差,也就是活在陽間的鬼差,不過我更喜歡稱自己為送魂師。

  每個朝代都會有這么一個角色,負責勾攝生魂的地府陰神,其中最活躍的便是世人都知曉的黑白無常和牛頭馬面,這四位大佬。

  但事實是,這個世界每天都有很多人死于各種意外或是自殺亦或者病死,單憑這四位大佬,肯定是應付不過來的,尤其是以前那種戰亂的時代,每天死去的人數以萬計,更是大大增加地府的工作量,陽差這門由閻羅王欽定的職業便順承天命。

  美女發來一個捂嘴偷笑的表情后面還有一句:哥哥,你真有趣。

  她隨后說道:哥哥,你是做什么的呀?

  我皺著眉頭一會嘴角一揚笑著回了一句:我啊,一名鬼差,你知道吧,就是那種送鬼.....

  隨后美女發來一句:兄弟,你把我思路都打亂了!緊接著,就是一個紅色感嘆號。

  得,又被拉黑了,我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目光看向窗外飛快后退的街景,沒有來得嘆了口氣,“如果,沒有那件事為契機,我也當不了鬼差吧。”

  那件事還得從我小時候說起......

  我剛出生那會,村子里多多少少有些重男輕女的風氣,所以家里長輩對我極其寵愛,只可惜我命不好,三歲那年,父母相繼去世,爺爺一手把我拉扯大。

  入行以后,我才知道父母去世的原因和我命格分不開,純粹的四柱純陰,又稱純陰之命,也就是人們常說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人。

  村里人一直都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但凡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都是父母的索命鬼。

  我是不是人不清楚,父母過世的確和我有所聯系。

  也因為這個命格的原因,我自幼便能看到常人說不能看到的東西,所以村里人的小孩都不愿和我一塊玩。

  這也怪不得他們,想一下別人都湊在一起玩,這時候你陰深深指著他們的后背說“快看,那里站著沒有頭的人。”或者“剛剛有人趴在你的肩旁上。”一兩次他們都會以為你在開玩笑,但久而久之,要么認為你在嚇唬他們,要么認為你腦子有病。

  無論哪種原因,他們都會導致疏遠你,更重要的是他們害怕從我這個人口中說出來的話.......

  后來,我逐漸學會講這些事情告訴自己的爺爺,最開始爺爺也并沒有放在心上,畢竟那會我還小,以為是我閑著沒事和他扯皮,那段時間只要我一說就打我,直到我看到那些東西越來越多,次數變得越來越頻繁,導致半夜不敢起夜之后,爺爺才意識到不對勁。

  爺爺從村外廟宇的老道士討來一個黃符,讓我貼身不離帶著它,那老道士我知道父母安葬的時候,就是由他主持的,長得很兇,而且有眼還有一道刀疤,讓人很有壓迫感,我不喜歡他的同時那老道士也有點討厭我。

  不過討厭歸討厭,他的黃符確實讓我再也沒有見到那些東西,也很少做噩夢,這一點我打心里還是有點感激他的。

  但有一次因為自己的疏忽,讓自己險些喪命.....

  在西南地區有一種特產的美食,就是金蟬未脫殼的幼蟲,我們管它叫“蚱”。

  這種昆蟲有著很高的營養價值且味道不錯,對我們來說無疑是白送的。

  我跟爺爺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好事,這天,我和爺爺同往常一樣出門,走了一會之后,我意識到自己的脖子空蕩蕩的,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黃符不見了!

  那一瞬間的心慌感,讓我準備去找自己的爺爺拿鑰匙回家取,但是轉念一想,爺爺這會估計也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少帶這一天半天應該也沒事,加上四周的幼蟲那么多,我也顧不上那么多,延著手電繼續沿路找了起來。

  說來也奇怪,那天我的運氣也特別好,沒走幾步就會抓到一只幼蟲,而且個頭還不小,隨身的瓶子沒一會就被我裝滿一半,忍不住抱怨,不多帶個大點的瓶子,真當我正開心著。

  忽然我察覺到不對勁,一回神自己已經來到村子東邊的河堤上,這里往上走就是我們學校,再往上一點就是一堆墳頭,白天不覺得有什么,可是一到晚上就是種有點陰深深的感覺。

  加上村里人老說自己晚上來這里看到一些恐怖的東西,再者學校里同學們都會聊些有關這片樹林的詭異故事,我一下子覺得自己脊背一陣發涼,一股寒氣涌了上來,更何況這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連個燈都沒有,更別說什么人影了。

  這種情況大人都會發?,更別說我這個十歲的孩子,當時我第一個念頭就是跑,可就在我轉身的剎那,我整個人都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因為我前面的槐樹上趴著一只、兩只、三只.......整整十足幼蟲,個頭比我瓶子里裝的還要大!

  不過那會興奮壓過心里的恐懼,對于那個糧少人多的時代來說,有的吃就不錯了,一路跑過去,將能抓到幼蟲一股腦的抓進瓶子里,沒完全意識到自己明明已經抓了十來只,而槐樹上還一動不動趴著十來只......

  我徹底被欲念沖昏了頭腦,絲毫沒有意識到正在悄然而至的危機......

  “嘶~嘶~嘶~!”

  正當我抓的正過癮的時候,我的腳下傳來一陣異樣的摩擦,猶如有什么東西正在順著自己的腿往上爬,這種古怪的感覺讓我微微愣神,當我回身的時候,才意識到原本裝在瓶子里的幼蟲,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變成一只吐著殷紅信子的紅花蛇!

  紅花蛇在我們這邊比較常見,尤其是墳墓地方居多,晚上也會爬出洞口抓些有蟲吃,村里不愿意來墳地摸幼蟲的原因大部分都是因為它。

  雖說無毒,但大晚上看見這么一個生物心里還是有點瘆得慌,更別提我這個本身就怕蛇的人。

  這一幕,我渾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更讓人恐怖的是,這紅花蛇模模糊糊見露出一張慘白的人臉,趴在我的肩頭,陰深深得看著我!

  我對天發誓,這是我這輩子所見過的最恐怖的一張臉!

  長的跟馬臉一樣,卻只有三指寬,臉色慘白讓人心底發寒,兩顆比臉還大的眼珠子好像快要掉下來一樣,往外凸出著,長長的猩紅的是舌頭,足有一尺長!

  我當時都被嚇壞了,一個勁的扯著嗓子喊“爺爺”一個勁的往前跑,但我很快就絕望了,因為無論我朝著那個方向跑,都會回到槐樹前,那只人臉紅花蛇就會吐出殷紅的信子看著我。

  那個時候我年紀雖然小,但也知道“鬼打墻”,怎么都跑不出去之后,立馬脫下自己的褲子,村里老一輩說的,小孩子的童子尿是這個世界上至陽之物,一邊尿尿一邊倒著走,就能走出“鬼打墻”

  管他有沒有根據,病急亂投醫的我,巴不得把自己都知道的方法都試一遍,但人在越情急之下反而越尿不出來!

  “桀桀桀!”這個時候我的四周傳來十分詭異的笑聲,我透著手電微弱的光芒,往四周照過去的時候,發現自己的邊上升起絲絲縷縷的青煙,當時腦袋里第一個想法就是起霧了,然而下一秒,那些青煙逐漸扭曲成一張張人臉,將我圍住,每一張都露出極其詭異的笑容......

  那一刻,我的頭皮好像有無數只螞蟻再爬一樣,內心的恐懼讓我發不出任何聲音,腿肚子更是顫抖的不聽使喚。

  直到那一張張的人臉朝我飄了過來的時候,我腦袋里砰的一下炸開了,握著手電手一拳揮過去,轉身就跑,那會腦袋里也只有這么一個念頭!

  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我喘不上氣抬頭的剎那我絕望了,兜兜轉轉這么久我還是回到原地,那條人臉紅花蛇正不急不緩的吐著蛇信子,冷冰冰看著我,似乎在嘲笑我不自量力一般。

  那會也不知道哪里來的火氣,拿起手中的瓶子沖著那張惡心的人臉一頓砸,不砸還好,這一砸反而激怒人臉紅花蛇,只見它吐著蛇信子朝我追了過去。

  媽呀,恐懼感頓時又激發我的潛能,我慘叫一聲連滾帶爬的拔腿就跑!

  說來也奇怪,被這人臉紅花蛇這么一追,我反而稀里糊涂跑出墳頭,回神過來的時候,我又回到了河堤上,那些詭異的一幕幕都消失不見,只有腳底清涼徹骨的河水,讓我有種不真實的感覺,我反復拍著自己的臉,告訴自己那并不是夢,然后埋著頭往家里跑去,心中惡狠狠的發誓,以后晚上打死也不出門!!

  “誒,這不是老張頭家的娃娃嗎?你怎么跑這來了?”

  就在一個勁的往家里趕的時候,一句熟悉的話語頓時讓我停下腳步,抬頭一看是住在村子里周大爺,爺爺忙著收糧的時候,周大爺總是帶著我,待我比他家孫女還親,這下子我的委屈一下子有了宣泄口,我看著周大爺哽咽的哭道:“周爺爺,我......我好害怕,剛剛.....我撞見.....”

  話到一半,我將后半句噎回肚子里,頭皮發麻脊背發涼,我呆呆看著慢悠悠朝我走來的周大爺,腦袋“嗡”的一下就炸開,一屁股坐在河里,顫顫巍巍伸手指著他道:“你....你別過來!”

  “這孩子,你撞見什么啦!”可能是我這一聲尖叫起到震懾的作用,周大爺停下腳步面露和藹的沖我伸出手來,“來,大爺帶你回家。”

  我忙不迭的打開他的手,哪里敢牽他的手,扭身連滾帶爬往家里的方向跑去,我也才反應過來,周大爺早就在一個月前去世了,因為家中無男丁,還是我爺爺拉我過去守夜!

  難怪周大爺的衣服越看不對勁,越看越像壽衣!

  “孩子,跑什么爺爺帶你回家啊~!”

  我眼看就要跑出森林,周大爺悠悠的聲音在我耳邊回蕩,轉眼間他整個人站在最前方朝我招手,透著手電微弱的光芒,笑得如此詭異,衣服上寫著大大“壽”字讓人膽顫心驚!

  “滾滾滾!都給我滾!”

  那會電視上經常播放《成龍歷險記》老爹一句臺詞,嘴里念念叨叨著:“妖魔鬼怪快離開!”

  不知道是這句臺詞給我心理暗示,還是絕望與恐懼涌上心頭,反而衍生出一種暴戾的情緒,我撿起幾塊石頭憤怒的朝前面扔了過去,咬著牙惡狠狠的瞪著正一步步朝我飄過來的周大爺,緊咬著牙根讓我脖子暴起青筋,面部猙獰。

  “周大爺”似乎覺得這幅模樣騙不了我,嘴里發出“桀桀桀”的怪笑聲,便伸手一抹臉,露出他本來的面貌,一蹦一跳的朝我走來。

  這東西身披一件長長白袍,頭上戴著一頂高高白帽,乍一看挺像86版西游記里的白無常,但不同的是它的臉僅有一指寬,慘白的面部沒有五官,更恐怖的是他只有一條腿,走起路來蹦蹦跳跳的......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