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校園 → 今天也想撩你呀小說全文免費大結局

今天也想撩你呀小說全文免費大結局

竹子與熊 著

連載中免費

《今天也想撩你呀》是由竹子與熊原創所著,主角叫周楚辛許懸優,講述了又甜又酷偽校霸VS高冷溫柔真學霸之間的故事,高二上學期,A班來了個名叫周楚辛空降兵。據傳是個整天插科打諢的不良少女。只有許懸優知道,她純情可愛,一撩就懵。小姑娘得許懸優的關照,很快便淪為全班女生公敵。后來大家才知道,是被吸引的男主角親自收拾了散布謠言的人。多年后,朋友問他,你當初是怎么一下就堵住流言蜚語的?他輕吐煙圈,淡笑,“我說與她無關。”“是我自愿上鉤。”

更新:2019/06/12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竹子與熊大神最新作品《今天也想撩你呀》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今天也想撩你呀最新,今天也想撩你呀無彈窗,《今天也想撩你呀》是由竹子與熊原創所著,主角叫周楚辛許懸優,講述了又甜又酷偽校霸VS高冷溫柔真學霸之間的故事,高二上學期,A班來了個名叫周楚辛空降兵。據傳是個整天插科打諢的不良少女。只有許懸優知道,她純情可愛,一撩就懵。小姑娘得許懸優的關照,很快便淪為全班女生公敵。后來大家才知道,是被吸引的男主角親自收拾了散布謠言的人。多年后,朋友問他,你當初是怎么一下就堵住流言蜚語的?他輕吐煙圈,淡笑,“我說——”“與她無關。”“是我自愿上鉤。”

免費閱讀

  許懸優雖然笑得漫不經心,可眼里卻沒有一絲玩笑的意味。

  周楚辛忽然一陣悸動,雙頰不可抑制地燒了起來,不假思索地伸手推開他,剛想說你又亂說話,沒想到司機一個急轉彎,巨大的慣性甩得她身子一歪。

  硬是把話嚇沒了。

  伴著一聲驚呼,小姑娘直直朝身旁的人身上撲去。

  許懸優順勢把她攬在懷里,另一只手把住車上的把手。

  司機師傅就在這時操著熟稔的當地口音略帶抱歉地說了句什么,隨著車子再次平穩起來,許懸優雙手把著周楚辛單薄的肩膀,將她扶起來。

  這一連串的應接不暇讓周楚辛的小心臟哐哐直跳,她睜著鹿眼,有些晃神地望著許懸優。

  “磕到沒?”他語調輕柔,一掃之前的尷尬,周楚辛沉著腦袋晃了晃,問,“司機師傅剛才說什么?”

  許懸優一頓,勾了勾唇。

  “他說前方要變紅燈,讓我們坐穩點別光顧著談戀愛。”

  周楚辛眉頭一抻,頓時胸悶氣短:“我——”

  轉過頭,她紅著臉急忙對師傅解釋道:“我們沒談戀愛!他是我一小時二百請來的家教!”

  這句話頓時逗笑了司機師傅,他用普通話說道:“小妹妹別害羞嘛。”

  周楚辛一口氣噎住,扭過頭,剜了許懸優一眼。

  許懸優嘴角一撇,很是無辜地聳了聳肩。

  -

  兩個人到家時,已經六點半了。

  小雨未歇,淋得兩個人都有些狼狽。周楚辛開了門很靈巧地進去,從鞋柜里掏出兩雙棉質拖鞋,放在了許懸優跟前。

  剛睡了一覺的周蕁就在這時披著一件金麥色的針織毛衣從臥室里出來,見到他的一瞬間頓時愣住。

  她完全沒想到許懸優會來,而且還是跟著周楚辛來的。

  自從上次那場不大開心的家宴過去后,許凌宇很久都沒有跟她提起過這個弟弟,倒是周蕁,有時候看到什么好東西,還會順帶給許懸優一份。

  但其實,許凌宇知道她對于許懸優勸分手這件事心有芥蒂,有時候還會刻意避開這個話題。

  周蕁也不是不知好歹的女人,知道許凌宇現在還未做好真正的決定,只是走一步看一步,也沒有深入追究。

  成年人之間的戀愛就是這樣,看破不說破,互相拉扯,再伺機征服。

  所有情愛可以一瞬間澎湃,也可以一秒鐘湮滅。

  不要渴望什么亙古不變。

  畢竟是久經沙場的女人,怔愣只持續了一瞬,轉眼間她便莞爾一笑,熱切地上前招呼:“是小優來了呀?”

  “快進來快進來。”

  說著,搶著幫他把身上的書包摘了下來。

  許懸優倒是沒什么異樣,恭順禮貌地說了聲“小蕁姐好”,換上了拖鞋,沉默地瞥了周楚辛一眼。

  小姑娘把書包放到玄關上,跟周蕁解釋,“他今天是來幫我補習功課的。”

  她怕周蕁多想,又很直白地補充了一句,“是我拜托他的。”

  周楚辛平日里幾乎不過問他們之間的事,對于他們偶爾的爭吵也避而不見,可即便這樣,她也還是明白周蕁對于許家的人有些介意,雖然也會送許懸優禮物,但她明白那都是周蕁做的表面功夫。

  也不是為了討好,只是覺得什么東西兩個孩子各有一份才合禮數。

  所以對于許懸優的突然到來,她覺得還是有必要解釋清楚。

  聽了這番說辭,周蕁眉頭舒展了許多,看向周楚辛,打趣道:“呦呵,還知道學習了。”

  周楚辛沒吭聲,但顯然不是很服。

  為了證明自己的確是來幫她補習而不是勸哥哥分手的,許懸優勾起唇,在她有點潮濕的腦袋上揉了一下,“下周要考試了,她怕考不好,就找我幫忙。”

  說話的語氣仿佛他才是小姑娘的家長。

  周蕁淡笑了下,對此表示贊賞,“行,知道上進了。”

  “你們先去洗個澡,我給你們做飯。等吃完飯,再學習也不遲。”

  話語間,周蕁進了廚房打開冰箱開始找食材,一面囑咐周楚辛,“你去我臥室里拿套你許叔叔的居家服給小優。”

  周楚辛應下,翻了一身許凌宇的T恤和長褲給他,許懸優本想拒絕,但看天色不早以及很可能今晚會住下,也沒有推辭,拎著衣服去洗了個熱水澡。

  北方的月份到了,各家各戶開始供暖。

  瀚海藍城是地熱,室內溫度很高,周楚辛換了身舒服的長衣長褲捧著作業本窩在沙發里認真學習。

  臥室嘩嘩的水聲和廚房里“噸噸噸”的切菜聲融為一體。

  把平時略顯空曠的家襯得溫馨起來。

  許懸優洗好澡出來,肩頭披著嶄新的圍巾,頭發未干,白皙的皮膚帶著一點水汽,抬眼就看見周楚辛則趴在沙發上,翹著兩條纖細的小腿,嫩白的小腳丫晃來晃去。

  她咬著筆桿低頭思索,一副被難倒的樣子。許懸優走過去,在旁邊坐下,纖長俊秀的指尖在她的習題冊上指了指。

  “你這邊畫條輔助線,不就可以了?”

  聲音磁性溫柔,又帶著少年身上專有的清潤感。周楚辛仰起小腦袋,聞到他身上好聞的牛奶香沐浴露的味道,吸了吸鼻子。

  他用了自己的沐浴液?

  不由得再次回憶起之前許懸優在車上逗自己的一幕,周楚辛小臉一紅,小胳膊擋住大題,有點小倔,“這題不用你教,我會。”

  許懸優:“行吧。”

  撇了一眼小姑娘鼓著的腮幫子,察覺到了她的小脾氣,許懸優挑了挑眉,索性靠在沙發上開始剝橘子。

  清甜帶著點微酸的橘子味在空氣中散開,許懸優自己咬了一塊,又送到周楚辛嘴邊一塊。

  周楚辛看了一眼,并沒搭理,繼續寫解題步驟。

  許懸優含笑道:“生氣了?”

  周楚辛晃了晃頭,“還不至于生氣。”

  許懸優不可置信地揚眉。

  小姑娘頓了下,轉過頭很認真地對他說,“就是沒想到你這個人看起來正正經經,其實還挺無聊的。”

  也不顧許懸優眼中的驚訝,她把數學練習冊扣上,打開旁邊的化學卷子,慢悠悠道,“滿肚子騷話無處安放。”

  “……”

  什么?騷話?

  許懸優下巴微抬,瞇起眼睛,臉上的表情不是很好看。

  活了十八年,這他媽還第一次有人敢用這種話來形容他。

  他騷嗎?

  不,他覺得他一點也不騷。

  周楚辛發現這個素來淡定的人終于因為這幾句話有了波動,勾了勾唇,裝模作樣道,“不過你這個年紀的男生都會有些躁動,我能理解。”

  許懸優眼底升起一絲不悅,輕哼了聲,“怎么躁動,你倒是說說。”

  周楚辛還沒來得及回答,身后就想起了周蕁的說話聲。

  “排骨再有五分鐘就好了,你們兩個準備一下吃飯吧。”

  被這么一打斷,周楚辛扣上筆蓋,皮笑肉不笑地拍了拍許懸優的肩膀,“吃飯了。”

  許懸優:“……”

  -

  這頓飯最開始吃得不聲不響的。

  甚至還有點尷尬。

  這些尷尬來源于許懸優和周蕁的不熟還要硬裝和氣、周楚辛說許懸優滿肚子騷話,以及周楚辛在沒打招呼的情況下把許懸優帶回了家。

  不過即便這樣,周蕁還是要維持表面功夫,給許懸優夾菜并噓寒問暖。許懸優應答如流,二人看起來很是和諧。

  飯后周蕁拒絕了許懸優幫忙洗碗的要求,讓他幫周楚辛輔導功課。

  天色漸深,窗外繁星點點,偶有落雨聲來襲,溫暖的室內,周楚辛捧著好幾本習題冊攤在沙發上,跪坐在沙發旁。

  回頭望了眼許懸優,“我們這就開始吧。”

  許懸優本還有點不爽,但想著時間不多趕緊幫她把不會的地方講解明白才是正經事,便懶得和她計較,點了點頭。

  與他想象中不同,周楚辛提的問題都很刁鉆,并不像他想象中程度那么差。而那些不懂的地方,只要許懸優稍加提點,周楚辛便迎刃而解。

  一連幾道大題下來,許懸優不禁有些疑惑,“你以前那四百分是怎么考出來的?”

  周楚辛一邊拿筆記下他說的內容,一邊漫不經心道:“算著考的。”

  “什么叫算著考。”

  “就是精準計算哪些題我可以寫哪些題我不可以寫唄。”

  “為什么?”

  小姑娘抓了抓額頭制止他再問下去,“哎,你把我解題思路都打斷啦!”

  “嘶,你還不耐煩了。”

  舔了下略干的嘴唇,許懸優強忍住想要捏她臉的沖動,拿起一邊的筆記本,聲音低沉道:“行,今天老子不和你計較。”

  周楚辛抿著小嘴撇了他一眼,有點心虛。

  -

  伴著漸深的月色,兩個人一直復習到很晚。

  周楚辛緊趕著時間,把各科所有不會的地方都問了出來,許懸優詳細地為她解答,思路清晰得堪比老師。

  到了差不多快十二點,小姑娘終于把所有疑難雜癥都解決了。

  但同時她也困成了狗。

  與她相反,許懸優依舊看起來很精神,俊朗的眉目帶著一點慵懶,因為話說得多了,嗓音帶著點沙啞。他曲著兩條長腿,窩在沙發里,垂眸在筆記本上寫寫畫畫著什么。

  周楚辛洗了個澡回來,打著哈欠,甕聲甕氣地問:“我想睡覺了,你不睡嗎?”

  在此之前,周蕁早就把客房的床鋪好了。

  臨睡前她還特意囑咐兩個孩子不用那么累,早點休息。

  瞧了一眼小姑娘睡眼朦朧的臉,許懸優笑了下,“困了就去睡,明天早點起。”

  “那你呢。”小姑娘收起零碎的書本,拄著下巴看他,眼睛紅紅的,像只小兔子。

  “我等會也睡了。”

  “你的洗漱用品我放在水池旁邊了。”

  “嗯。”

  “那,那我回去啦。”

  周楚辛站起身,看了眼許懸優。

  他依舊低著頭很認真地在本子上寫著什么,時而皺眉,時而思索。

  走到臥室門口的時,周楚辛停下腳步,回過頭,叫了他一聲。

  男生抬起頭,有些疑惑地看她。

  囁嚅了下,小姑娘不自在地蹭了蹭鼻子,“那個,之前那句話,我是開玩笑的。”

  許懸優:“?”

  什么話。

  周楚辛臉上一熱,“謝謝你今天能來。”

  “下周一,我一定好好考。”

  少女的眼睛亮晶晶的,額前的碎發軟軟地垂著,襯得她柔軟又乖順,完全沒了之前倔強的小樣子。

  像是一灘清泉在許懸優心口化開,帶著一股溫熱,涌上心頭。

  夜里的靜謐和昏黃暗暖的燈光似給周遭打上了一層柔美的光暈。

  望著小姑娘精致秀氣的小臉,許懸優輕輕揚起嘴角,淡聲道:“算你有良心。”

  “快去睡吧,小姑娘。”

  語意溫柔,帶著莫名的寵溺,惹得她久久不能回神。

  直到很多年以后,周楚辛都能記起這晚的光景。

  少年清雋的眉眼和悠長的眼神,像一束溫暖的光,照亮了她晦澀了十七年的短暫人生。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校園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