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被休之后重生了柳梓月小說

被休之后重生了柳梓月小說

當歸九錢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柳梓月荀鄴的小說名是《被休之后重生了》是由當歸九錢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重生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上一世,柳梓月被休之后嫁給了荀鄴成為了賢王妃,可成親不過兩月,她就被迫回到宋邵云身邊成為皇后,還害死了荀鄴。重來一世,她萬不可再重蹈覆轍,白白讓身邊的人因她而死,此生她只想離宋邵云遠遠的,永生不見……

更新:2019/06/11

在線閱讀

主角是柳梓月荀鄴的小說名是《被休之后重生了》是由當歸九錢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重生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上一世,柳梓月被休之后嫁給了荀鄴成為了賢王妃,可成親不過兩月,她就被迫回到宋邵云身邊成為皇后,還害死了荀鄴。重來一世,她萬不可再重蹈覆轍,白白讓身邊的人因她而死,此生她只想離宋邵云遠遠的,永生不見……

免費閱讀

  仲冬初七,殿外的梅花落了霜,皚白一片。

  柳梓月伸手折下花枝,指尖撥過濕軟的花瓣,她垂著眸,稍稍用力將指腹間的花瓣碾的細碎。

  進宮三日,皇帝始終沒來見她。

  “姑娘,外面天兒涼,先進屋吧。”知秋拿了件斗篷替她系上,而后從宮人手里接過捧爐往她懷里塞。

  柳梓月將捧爐捂在懷中,她定了半刻,問:“皇上可說何時來見我?”

  知秋態度恭敬,“奴婢不知,想是皇上這幾日勤政繁忙……”

  柳梓月抬眸,目光從她臉上淡淡掃過。三日來,只要提起皇帝,她就變著法的用這樣的話來敷衍。

  知秋自知牽強,略微往下低了低頭,繼續道:“等過些日子,皇上自然會來看姑娘的。”

  柳梓月抬高下顎,出聲打斷她,“皇上平日里常在何處?”

  她來的夠久了,既然皇上不來見她,那她便去找他。

  知秋欠著身子,俯首道:“奴婢不曾見過皇上。”

  柳梓月轉頭睨了她一眼,沒出聲。

  一股涼風灌進衣襟,涼嗖嗖的,知秋身上出了一層冷汗,她長吁了口氣,忙岔開話:“姑娘一早起來就沒吃什么,這會怕是餓了吧,奴婢讓膳房準備了點心,姑娘進殿吃些吧。”

  經她這一說,柳梓月確實覺得腹中空蕩,她思忖片刻,抬腳往殿內走。

  知秋心寬了幾分,跟在后面犯嘀咕,眼前的姑娘從進宮以來就總是一副淡然的模樣,似是不會笑。

  而且總是提著要去見皇上,管事嬤嬤叫她好生伺候著,可又從不見皇上來。

  知秋跟著進了殿內,命人把點心擺上,柳梓月落座,伸手拿了塊桂花糕品嘗,糕點上帶著清香,軟軟糯糯的,甜而不膩,合她口味。

  桂花糕吃到一半,外面進來了個宮女報說皇帝到外殿了,柳梓月輕闔雙目,把沒吃完的半塊桂花糕放下,起身走到殿前候著。

  終于來了。

  簾帳掀起,一股寒氣隨之入了殿內,柳梓月抬首瞧見了一張清雋的臉,他停在她面前,身著一件柘黃色長袍,身姿俊挺。

  宋邵云目光掠過她綰起的發髻,而后挪眼看向那張熟悉的臉,“聽說你急著見朕,怎么?這幾日可有人怠慢你?”

  柳梓月欠了欠身子,屈膝作揖,“民婦見過皇上。”

  他摩挲著手間的玉佩,“不必多禮。”

  柳梓月低了低頭,又道:“民婦謹遵皇上旨意進了宮,如今已滿三日,不知何時才能見到夫君?”

  宋邵云眸中一沉,繞過她往食案方向走,低聲道:“坐吧。”

  柳梓月不動身子,她來了幾日,心就提了幾日。從前是她太傻,以為有著與之相像的容貌就能從他身上竊取什么,可惜到頭來,只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宋邵云側過身看她,見她不動,便自顧將手里的白瓷玉佩放在她眼前,“這玉佩你可識得?”

  柳梓月垂著頭不去看他,視線移到玉佩上,那玉佩色澤瑩潤,呈月牙型。

  她微愣,只在上面停留了一瞬,答道:“不識。”

  宋邵云凝著她,將玉佩放在案上,古井無波的眸子透著危險的訊息,“你看清楚了?”

  案幾上的玉佩潔白晶瑩,透光透影,確實是一塊好物。

  柳梓月避開眼不吭聲,宋邵云站起來,伸手扣住她的下顎,強迫她看向自己。他蹙著眉,雙眼緊緊凝視著,黑眸中迸發出陰鷙的光,仿佛要將人看穿。

  殿內氣氛凝重,伺候的宮人都低垂著頭大氣不敢出,知秋悄悄抬頭,看見柳梓月那張白皙的面龐依舊平靜。

  良久,宋邵云終于松手,柳梓月白嫩的臉留下兩道淺淡的紅印,她屈膝道:“民婦才疏學淺,這玉佩是貴人之物……”

  宋邵云逼近她,冷笑道:“好一個貴人之物,那你可知這玉佩是在你屋內找到的?”

  他雖是笑著,眼里卻沒有分毫笑意,柳梓月閉上眼,沒出聲。

  宋邵云走到殿前,雙眼凝著她,良久,他突然放柔了聲音,像是很疲倦,“當年救朕的人是你對不對?”

  柳梓月面色并未任何松動,恭敬道:“是姐姐救的皇上。”

  兩年前,皇帝昭告天下,讓世人皆知宋邵云是他失散多年的親兄弟,就此認了親,宋邵云從一介草民變為王爺,賜了封號稱作賢王。

  皇帝宅心仁厚,得知柳州城內有戶人家曾救了王爺,且那家的小姐蘭心蕙質,溫婉嫻淑,兩人更是情投意合,便親自擬旨賜婚。

  從未有人料到,最終會是柳梓月上了花轎,成了名正言順的賢王妃。

  宋邵云雙手背在身后,渾身上下透著不怒自威的氣質,他像是不滿她的回答,俊逸的臉上浮上幾分不耐,“你分明知道朕說的不是兩年前。”

  柳梓月眸子微凜,漠然道:“民婦已經進宮多時,皇上何時兌現諾言放夫君離開。”

  宋邵云靠近摟住她纖細的腰肢,低頭俯向她的耳邊,聲音藏著幾分譏諷,“左一個民婦右一個夫君,你可知你是朕的人。”

  他貼的極近,柳梓月掙脫不開,只能偏過頭避開,若是兩年前,她或許會因為后半句話動心,可到底是場夢,終歸是要醒的。

  柳梓月輕嗤,“民婦半年前便不是賢王妃了。”

  “哦,現在是該叫你荀、夫、人。”

  宋邵云似是咬著牙說的,他瞇著眼,眸中蘊著濃濃的怒意,滿是危險,“賭一局如何?你贏朕便放你們離開。”

  “賭什么?”

  宋邵云松開她,命宮人拿來棋盤擺上。

  柳梓月斜睨著他,平淡的語氣中似有幾分嘲弄,“何必?你自知我贏不了。”

  宋邵云唇角上揚,“不賭你如何知道輸贏?”

  “若是輸了呢?”

  宋邵云逼近她,沉吟道:“你要心甘情愿的留在朕身邊。”

  柳梓月直直盯著他,妄圖從那雙深色的眼里瞧出什么,可她從來都看不透。她終是閉上眼,輕啟朱唇:“好,你要答應我放他離開。”

  “依你便是。”

  柳梓月睜眼,款步落座,她仔細研究棋局,素手捏了一子落下。

  宋邵云緊挨著放下一子,抬眼凝著她,眸光深邃,倒映她姣好的容貌,“五年前你可曾去過柳州城南的破廟里?”

  柳梓月拿棋的手一頓,“不記得了。”

  .

  “公子,這玉佩是你的嗎?”說話的少女頭綰著丱發,嫩白的手里緊捏著塊玲瓏剔透的軟玉,言笑晏晏。

  墻角那個眉眼似畫的少年緊閉著雙眼,烏紫的嘴唇發顫,雙臂緊抱。

  “公子,這玉……”

  “不是。”少年遽然睜開了眼,像是不耐煩,他說話的聲音微顫,輕似蚊蠅,卻足以讓面前的人聽清。

  聞此,少女嫣然一笑,靈動的雙眸藏著欣喜,順手將那塊通透無瑕的玉收進袖中。

  她沒走反而蹲下,從懷里拿出一塊桂花糕遞給他,“你是不是沒吃飯,這個分你一塊。”

  少年不領情,撇開眼不理她。

  少女蹲著挪了個方向正對他,一個勁的把桂花糕往他臟兮兮的手里塞,“這可是爹爹買給我的生辰禮,我藏了好久都沒舍得吃,看你可憐才分你一個的。”

  少年始終不接,她直接把糕點塞到他嘴里,少年餓的不行,終將是抵不過食物的誘惑慢慢咀嚼起來,她彎彎唇,細嫩的小手揚起玉佩,莞爾道:“多謝你把它讓給我。”

  ……

  宋邵云神色算不上太好,他又落一子,“當初為何不同我說?”

  柳梓月揚起下顎,冷聲道:“說什么?”

  “說你才是救我的人。”

  柳梓月像是聽了什么笑話般,唇角微微上挑,嗤笑道:“我說了你便會信?”

  不會信,他從來都不信她,當年他憑借一副丹青找到柳家,暈倒在府門口,是她姐妹二人救他一命,他醒來第一眼見到的是柳梓桐,與她長了八分像的姐姐。

  柳梓月那時還并未發現他是幼時救過的少年,只是豆蔻年華,她癡心于這樣的白衣少年,可他與姐姐情投意合,互許心意,她是個徹頭徹尾的旁觀者。

  后來,柳梓桐死于大婚的前一晚,她替其上了花轎,成了皇上欽點的賢王妃。

  宋邵云連同柳城的百姓皆認為是她害死自己的姐姐,妄想飛上枝頭變鳳凰,她承認她確實想嫁給他,可她從沒動過半分殺掉姐姐的心思。

  整整兩年,他想盡辦法折磨她,害她家破人亡,將她對他僅有的好感消磨殆盡。

  宋邵云執棋落下,一局結束,她輸了。

  “皇上何時放夫君離開?”

  宋邵云扣住她,惡狠狠的說:“從今日起,他不在是你的夫,懂嗎?”

  柳梓月垂下眸,順從道:“是,任憑皇上吩咐。”

  宋邵云見她乖乖聽話竟也好心情的笑起來,修長的指尖慢慢在她臉上描繪,從唇角移至眼瞼,他刻意壓低聲音在她耳畔低語,帶著幾分蠱惑,“你想不想見他最后一面。”

  “不必了。”

  那人等了她太久了,從前是她蒙了雙眼,如今她醒悟了,卻只能以這種方式償還了。

  宋邵云似是不滿她游神,拿起她方才未吃完的糕點喂給她。

  柳梓月抵觸他的觸碰,她閉上眼,淡淡道:“我累了。”

  宋邵云移開手,不怒反笑,“那你好好休息,朕晚些再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