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侯府嫡女撩人日常全文免費

侯府嫡女撩人日常全文免費

綿云瑪奇朵 著

完本免費 好看的古言小說完本推薦

主角是秦星瀾沈昀的小說名是《侯府嫡女撩人日常》是由綿云瑪奇朵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說,前期男女主互相算計,婚后戀愛甜寵。主要講述的是:秦星瀾身為侯府嫡女,不愁吃不愁穿,每天生活過得美滋滋,可是有一天,她重生的大嫂告訴她,新帝登基,侯府落敗,將來什么都沒有了。還告訴她這新帝就是如今的齊王殿下沈昀,秦星瀾內心蠢蠢欲動,想要抱緊齊王殿下的大腿,便開始了她無休止的撩夫計劃。

更新:2019/06/06

在線閱讀

主角是秦星瀾沈昀的這本小說是由綿云瑪奇朵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說,前期男女主互相算計,婚后戀愛甜寵。主要講述的是:秦星瀾身為侯府嫡女,不愁吃不愁穿,每天生活過得美滋滋,可是有一天,她重生的大嫂告訴她,新帝登基,侯府落敗,將來什么都沒有了。還告訴她這新帝就是如今的齊王殿下沈昀,秦星瀾內心蠢蠢欲動,想要抱緊齊王殿下的大腿,便開始了她無休止的撩夫計劃。

免費閱讀

  “阿瀾。”

  昨日夜里下了一場雪,白了整個京城。秦星瀾在自己屋子里悶了多日,出來透透氣,順道去向母親林氏問安。

  她方轉過一處連廊,迎面便見一女子,正是她剛過門的大嫂陶蓁蓁。陶蓁蓁一身藕色襖裙外系著紅彤彤的斗篷,帽兜沿上綴著一圈雪白兔毛,很是好看。

  陶蓁蓁臉上還帶著新婦的嬌羞與矜持,看見秦星瀾,一雙圓圓的杏眼里含著些許無措與慌張,柔柔弱弱地喚了秦星瀾一聲。

  秦星瀾對她這個過門不久的新嫂沒多大感覺,說不上喜歡也說不上討厭。

  她比陶蓁蓁略高一些,朝她一頷首,瞧著陶蓁蓁身上那斗篷好看,便動了心思,道:“嫂嫂這斗篷真好看。”

  陶蓁蓁杏眼眨了眨,貝齒輕咬唇瓣,然后解下了自個兒身上的斗篷,嗓音軟軟地道:“既然阿瀾喜歡,便給你罷。”

  秦星瀾沒想到她竟然直接將斗篷給了她,也沒拒絕,挑了挑眉示意身后的珍珠將斗篷收下。

  “那就多謝嫂嫂了。”秦星瀾輕飄飄落下一句,抬步便離,淺紅色的裙裾拂過九曲連廊。

  事實上秦星瀾心目中的大嫂早已定了人選,是榮安公主,皇后嫡出的女兒。秦星瀾與榮安是表姊妹,從小一起長大,她心里清楚榮安傾慕她大哥已久。奈何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她大哥秦璟明里暗里回絕榮安心意多次,道的是他有心儀的女子,原來那人是陶蓁蓁。

  秦璟成親前段日子,秦星瀾進宮去看榮安。榮安得知秦璟要成親后,像是打了霜的茄子一樣蔫蔫的。榮安那樣明媚驕傲的一個人,看著秦星瀾心里也酸酸的。

  她想到了自個兒。

  若是她一心一意地喜歡一個人,那個人卻只鐘情別的女子,那她該有多難過。

  一個月前陶蓁蓁過門,在門檻上險些跌了一跤,懷里的蘋果撒了一地,鬧了個大笑話。

  陶蓁蓁出了洋相,偏偏平日里對她不茍言笑的兄長竟然沒有半分責怪的意思,溫溫柔柔地笑著扶起陶蓁蓁,替她解了圍。

  秦星瀾替榮安不忿,故而對陶蓁蓁也不大喜歡。

  穿過一座月洞門,已經有眼尖的小丫鬟瞧見她了,急匆匆往里屋報。

  她抬腳跨進屋內,屋子里的暖融融的氣息撲了她一臉。

  林氏從暖閣里出來,笑道:“前幾日喚你還不肯來,只道身上懶,怎地今兒又巴巴地跑來了?”

  秦星瀾解下斗篷丟給一旁侍立的小丫鬟,眉眼彎彎迎上去,笑道:“我這不是想阿娘了嘛。阿娘幾日不見,愈發好看起來,這氣色也好。”

  她前幾日推脫不肯來,不過是嫌陶蓁蓁礙眼。陶蓁蓁剛嫁過來,忙不迭地表孝心似的天天往這里跑。

  林氏笑了笑,食指親昵地點了點秦星瀾的鼻尖,說道:“你啊,慣會油嘴滑舌。”

  珍珠手里的紅色斗篷很是顯眼,林氏瞥見,“咦”了一聲,道:“這不是你大嫂身上那件?她剛剛從我這兒出去,我肯定沒看錯。”

  秦星瀾不動聲色地笑道:“方才遇見大嫂,我道這斗篷好看,她就給了我了。”

  秦星瀾可沒說謊,是陶蓁蓁自己給她的,她又沒逼她。

  林氏蹙著一雙黛眉看她,她自然知曉自家女兒是個什么性子。

  “雀兒,將我新得的那件斗篷給蓁娘送去。”

  秦星瀾不大高興,搖著林氏的胳膊,嬌嗔道:“阿娘,你干嘛……”

  林氏拉著秦星瀾的手坐下,道:“別以為我不知道,肯定是你搶了蓁娘的衣服。你這樣,你大哥可是要不高興的。”

  秦星瀾撇了撇嘴:“那就叫他來找我好了,反正我也沒少被他罵。”

  林氏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憂心忡忡地看著她道:“你啊,就是被寵壞了。你大哥訓你也是為你好,你這樣由著性子來,日后嫁了人,到了婆家,可沒人再慣著你,那時你待如何?”

  秦星瀾笑著蹭過去,腦袋歪著靠在林氏胳膊上,道:“那我就不嫁了!”

  林氏“哧”地笑了一聲,揶揄道:“你不嫁了?那陳家二郎怎么辦呢?”

  秦星瀾的臉上浮起一抹紅來。陳家二郎陳旭是她的意中人。

  秦星瀾女兒家的心思被戳中,氣呼呼地道:“阿娘慣會取笑人。”

  林氏笑道:“是么?我瞧著陳家二郎也不錯,既然你又不想嫁了,那我向陳國公夫人說去,把這婚事給退了。”

  秦星瀾聽了滿臉通紅,即便她平日里任性刁蠻慣了,此刻聽到這番話心里是又喜又臊,嗔道:“阿娘!”

  林氏身邊貼身服侍的人多是陪嫁過來的,看著秦星瀾長大,此刻看見她這般模樣,全都笑開了。

  林氏又說了幾句閑話,不再取笑秦星瀾,只讓人趕緊擺飯布菜。

  一桌的佳肴,秦星瀾卻食不知味。她在想陳旭。

  陳國公府與永定侯府是世交,七歲之前她與陳旭也是同桌吃飯的情分。陳旭精通騎射,箭無虛發,秋日圍獵的時候總能拔得頭籌。

  她騎著馬跟在陳旭馬后,看著他張弓射箭。秋高氣爽,陽光透過枝葉灑在少年的臉上像鍍了一層金,光影之間,秦星瀾的心便動了一動。回府后她便鬧著要嫁陳旭,永定侯夫婦疼愛女兒,加上與陳國公府是世交,這親事便定了下來。

  林氏也看出秦星瀾心不在焉,揮揮手放秦星瀾回去了。秦星瀾同林氏又說了幾句話,便又回了自己屋里。

  她坐在窗邊,右手撐著腮,左手鳳仙花汁染的蔻丹輕點在白玉茶碗蓋上,發出清脆響聲。

  瑪瑙從屋外進來,瞧見秦星瀾這副樣子,吃吃笑著與侍立一旁的珍珠咬耳朵,道:“姑娘這是害了相思病了。”

  珍珠也笑了,手肘搗了搗瑪瑙腰間,輕聲罵道:“別渾說,仔細你的皮。”

  秦星瀾回過神來,睨了二人一眼,說道:“小蹄子嘀嘀咕咕什么呢?”

  珍珠與瑪瑙二人對視一眼,一齊搖頭,憋著笑不肯認。

  秦星瀾跟她們一處長大,自然是鬧慣了的,此刻也不計較什么,彎了指將那茶碗一敲,說道:“茶冷了。我要吃杏仁酪,快去。”

  珍珠和瑪瑙連忙拿過茶碗,應了聲是,轉身出去了。

  暖閣一下子清凈下來,只剩下火爐里的銀骨炭發出輕微的嗶剝之聲。

  融融的暖意讓秦星瀾有些悶,她抬手推開窗,窗外的冷風頓時席卷而來,驅散了一室的暖意。

  她看著窗外庭院的一樹紅梅初綻,想起再過幾日,便是上元節了。

  上元節至,或許她可以見到陳旭。

  -

  上元節轉瞬便至,今日秦星瀾不用偷偷摸摸扮成男子溜出去,可以光明正大地穿著京城官眷間最華貴的衣服,梳著最新式的發髻出門。

  秦星瀾一早派人去陳國公府門口盯著了,得知陳旭已經出了門,往花燈會去了。

  秦星瀾坐著軟轎搖搖晃晃,一顆心也搖搖晃晃,恨不得能立時見到陳旭。

  秦星瀾素手撩起轎簾,瞧著街上火樹銀花。猜燈謎的攤子前圍了一堆人,她一眼就看見了那個身影,身姿挺拔,芝蘭玉樹,正是陳旭。

  她忙不迭叫人停下,急匆匆下了轎子,再一看,陳旭身邊正站著一位女子,有說有笑。

  秦星瀾一顆心沉了下來。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