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你的小可愛掉了陸望番外

你的小可愛掉了陸望番外

舊衣 著

完本免費

以王慕一和陸望為主角的言情小說《你的小可愛掉了》是由作家舊衣所著,小說講的是貧困少女王慕一每天都在為錢的事情發愁,就在她為此而被愁禿頭時卻意外發現一個生財之道,而且還是與校園小霸王陸望有關,那這兩人之間會因為什么樣的事情而有交集?他倆最后又會迎來一個怎樣的結局......

更新:2019/06/03

在線閱讀

以王慕一和陸望為主角的言情小說《你的小可愛掉了》是由作家舊衣所著,小說講的是貧困少女王慕一每天都在為錢的事情發愁,就在她為此而被愁禿頭時卻意外發現一個生財之道,而且還是與校園小霸王陸望有關,那這兩人之間會因為什么樣的事情而有交集?他倆最后又會迎來一個怎樣的結局......

免費閱讀

  “經過我同意了嗎?”

  陸望說這句話時語氣平淡,甚至可以說是溫和,但不知怎么,沈思燁和許問都覺得眉心一涼,冷氣颼颼刮過。

  兩人再次對視,都從彼此眼里看到了一張懵逼的臉。

  什么意思?

  你的同桌?

  同桌這詞和你有什么關系?

  你他媽什么時候有過同桌?

  兩人腦子里冒出十萬個為什么。

  半晌,沈思燁才小心翼翼的問:“哥,你說的意思和我想的意思是一個意思嗎?”

  陸望面無表情。

  沈思燁不死心又問:“你是要和這倒霉蛋坐同桌嗎?”

  陸望:“……”

  許問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王慕一抬起手,指著自己的臉,問:“打擾一下,你們說的倒霉蛋是我嗎?”

  空氣突然安靜,氣氛好像有些不對勁。

  沈思燁剛想說不是你是誰,然后就聽見一聲響,自己的椅子被陸望踹了一腳,在地上劃出刺耳的聲音,

     他話到嘴邊,改了口:“是我是我,我是倒霉蛋,說的是我。”

  王慕一:“哦。”

  陸望哼笑著,起身:“走了。”

  下節課不上課,要在操場舉行升旗儀式和開學典禮,其他同學都走的差不多了,王慕一連忙跟上陸望,走出教室,剩下沈思燁和許問面面相覷。

  “他那句‘走了’是對咱倆說的吧?”沈思燁徹底迷惘了。

  許問皺眉,按照以往經驗,這句“走了”很顯然是對他倆說的,但是現在……

  陸望雙手插兜走在前,王慕一跟在他身后,他身高腿長,走幾步還會停下來,等王慕一跟上來再繼續走。

  許問下了結論:“不是對咱倆說的。”

  升旗儀式結束后,舉行開學典禮,領導講話。

  王慕一初中三年都沒升過旗,所以她現在聽的格外認真,腰背挺的直直的,小臉肅穆。

  太陽漸漸毒辣,底下學生們漸漸不安分起來,各種竊竊私語的,還有用衣服頂頭上遮陽的,小動作不斷。

  臺上各個年級的教導主任臉色都不太好看,走下去挨個班巡查,逮到誰,就得寫一份檢討。

  站在王慕一身后的女生叫周陽陽,熱的一頭汗,她偷偷的戳王慕一:“同學,有紙巾嗎?”

  王慕一見她的確是一頭一臉的汗,忙從口袋里掏出一個手絹遞給她。

  周陽陽面色有些為難:“有紙巾嗎?紙巾就可以了。”

  王慕一又掏出一個小布包,從里面掏出一小疊衛生紙,就是平時用的卷紙撕下來的那種。

  周陽陽愣了一下,伸出去的手僵在了半空,她后面的女生就發出一聲嗤笑,然后遞過來一包心相印的紙巾。

  周陽陽下意識的接下后才覺得尷尬,王慕一剛想把衛生紙收好,就聽見后面傳來教導主任的聲音。

  “你們幾個干嘛呢?說什么呢?”

  周陽陽身后的女生反應最快,立刻站好,一副和自己無關的架勢,周陽陽也隨后把紙巾裝進口袋站好,只剩王慕一呆在了當場,被教導主任抓了個正著。

  “干嘛呢?”高一教導主任是個中年男人,黑著臉,十分嚴肅。

  王慕一下意識的看向周陽陽,周陽陽避開她的視線,緊緊咬著唇,一言不發。

  教導主任已經走到了跟前,王慕一又看了看周陽陽,低下頭認錯:“對不起。”

  “剛開學什么都沒學到就學會講小話了是吧,以為自己考進了實驗班就了不起了?我告訴你……”

      教導主任第一次在實驗班逮到講話的,氣不打一處來,沖著王慕一就是一頓噴,王慕一第一次當眾被老師這么說,難堪又委屈,低著頭一言不發。

  “結束后你……”

  “陳主任陳主任!”有人從前面匆匆跑過來,打斷了教導主任的話。

  那人急忙在他耳邊說了幾句,教導主任臉色就是變了,催著他兩人一起走了。

  出什么事了?

  周圍人都伸長脖子竊竊私語起來。

  王慕一她前面的女生安撫性的拉了拉她的手,小聲說:“你運氣真好,他還沒來得及罰你。”

  王慕一對她笑了笑,不再說話,認真注視著前方。

  主席臺下面的候場室里,工作人員急的團團轉,馬上就要新生代表演講了,新生代表卻找不到了。

  “人去哪兒了?都沒人看見?”教導主任急的團團轉。

  工作人員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怎么回答。每年新生代表都會主動在這個候場室里等著,很自覺,所以誰也沒注意,

      等快到時間了,來叫人的工作人員才發現候場室里空無一人。

  “不是二班的嗎?快去找啊,把梁家寅叫來!”教導主任氣的直跺腳,說完后都等不及,自己又向二班隊伍跑去。

  他和梁家寅順著班級隊伍向后找去,來到最后一排,教導主任頓時氣的眼前一黑,腳下一晃,差點倒在梁家寅身上。

  “你看看他你看看他!”教導主任指人的手都顫抖了,“他竟然能睡得著!”

  順著他的手指,所有人齊刷刷的看向隊尾。

  陸望被沈思燁推了一把,才晃了晃身形醒了過來,一睜眼,就被教導主任噴火的眼睛嚇了一跳。

  “怎么了?”他打了個哈欠問。

  教導主任差點暈厥:“怎么了?他還好意思問怎么了?我的天……”

  梁家寅及時接過話,對陸望使了個眼色,口中呵斥:“馬上該新生代表講話了,你還不快去,沒看見陳主任都急的要上火了嗎?”

  “哦……這就去。”陸望配合著,抬腳直奔主席臺。

  等陳主任回過神,陸望都走出一大截了,叫也聽不見了,他一口氣憋在胸口,上不去下不來。

  主席臺下。

  陸望雙手插兜,斜倚在墻上,等著上臺。

  “哎哎,同學你的稿子呢?”工作人員提醒,這種場合是可以帶稿子上去的,免得忘詞。

  陸望搖搖頭。

  此時主持人已經宣布下面由高一新生代表致詞了,工作人員替他急出一身汗,陸望將手拿出口袋,站直了身體,緩步走上主席臺。

  “尊敬的各位領導、老師,親愛的同學們,大家好,我是高一二班的陸望,很榮幸可以作為新生代表在此發言……”

  少年清越朗潤的聲音透過廣播在寬敞的操場上回蕩,網上下載的完全不走心的發言稿,被他質感分明的聲線渲染出不一般的效果,

      讓人忽略了內容,只記得敲在耳膜上的聲音。

  等他發言結束,全校都記住了陸望這個名字。

  “啊啊啊我的新男神誕生了!”

  “太帥了吧,聲音又好聽,還是今年的中考狀元,簡直天選之子,怎么會有這么完美的人!”

  “他有沒有女朋友啊?”

  “做他女朋友不得幸福死了。”

  “別做夢了……”

  回班級的路上,王慕一耳邊全是在討論陸望的話。宋陶陶湊到她耳邊笑嘻嘻問:“你壓力大不大?”

  宋陶陶就是站在王慕一前面拉她手的女生,開學典禮結束后她就主動找上王慕一,和她手挽手往回走。

  “為什么要壓力大?”王慕一不解。

  宋陶陶小聲道:“你和全校男神坐同桌啊。”

  “那怎么了?”王慕一還是不解。

  “你以后就知道了。”宋陶陶笑而不語。

  回到教室,陸望和沈思燁他們都沒有回來,宋陶陶就坐在沈思燁的椅子上,扭著身子和王慕一聊天。

  “你可以坐到這邊來。”王慕一指著陸望的椅子說。

  宋陶陶捂著胸口,一副受到驚嚇的模樣:“我可不敢坐男神的位置。”

  王慕一被她逗的咯咯笑,雖然她不知道為什么宋陶陶不敢,但她覺得宋陶陶特別可愛,天真爛漫。

  兩人說笑著,后門進來幾個人。

  身邊椅子被拉開,一道黑影籠罩下來,王慕一仰起頭,對上了一雙墨黑眼眸。

  陸望顯然心情不錯,見她看過來,還沖她勾了勾唇角。

  宋陶陶想起身讓出位置,被沈思燁按住,他直接從旁邊拖了把椅子,趴在王慕一桌上,興致勃勃的八卦:“我聽說你今天差點被老陳抓住啊?”

  “嗯。”提起這個,王慕一眉眼立刻就耷拉下來,蔫蔫的。

  “老陳很可怕的,他最擅長扣帽子,一頂頂大帽子扣下來,能壓死人,最喜歡讓人寫檢討,好幾千字的那種,特別恐怖……”

        沈思燁和陸望許問都是一中初中部直升上來的,對一中比較了解,吐起槽來滔滔不絕。

  王慕一嘆口氣,她昨晚就不該亂祈禱,好運氣都跑了。

  都怪他。她不由怨念。

  “怎么回事?”

  耳邊冷不丁傳來一道低沉的男聲,王慕一抬起頭,又對上了那雙黑眸,被怨念的對象。

  黑眸主人嘴角淺淺笑意已經不在,眉心微皺。

  “就是校長講話時我說話被抓住了。”王慕一簡單回答道,不好意思細說。

  但宋陶陶聽她這么說,忍不住替她喊冤,把當時的情況從頭到尾說了一遍,一絲細節都沒放過,包括那個女生譏笑王慕一的紙巾。

  “明明就是周陽陽問一一借紙巾的,陳主任來了后周陽陽和沈怡馨倒是裝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樣子了,什么人嘛。”宋陶陶氣鼓鼓道。

  “沒關系的,的確是我在講話,陳主任也沒有說錯。”王慕一被她安慰的感動不已,立刻不在乎了,還反過來安慰她,

      “你不要生氣啦,生氣會長皺紋的,還會讓好運氣都跑光的。”

  “你呀……”宋陶陶沒脾氣了,只能捏了捏她的臉,一捏之下,她欣喜叫道,“呀,一一你的臉好滑好嫩啊,太好捏了!”

  沈思燁也要湊熱鬧,躍躍欲試:“真的嗎真的嗎?我試試。”

  話音剛落,一支筆擦著他的頭頂飛了出去。

  “是誰!”沈思燁扭頭去找,看看是誰要死了,一轉眼就對上了陸望的眼睛。

  陸望斜靠在墻上,修長的手指點在桌面,黑眸微瞇,似笑非笑緩緩道:“你試試?”“你試試?”

  說這話時,陸望神色淡淡的,甚至嘴角還掛著絲壞笑,如果忽略黑眸中透露出的隱約危險氣息,很容易讓人誤認為只是開個玩笑。

  沈思燁雖然一向神經大條,但他怎么說也是和陸望從小玩到大的,彼此非常了解,只要一個眼神,他就明白陸望不是在開玩笑。

  當即他就像被按了暫停鍵,呆在了當場,滿腦子都是:什么情況?這是他認識的陸望嗎?

  這個真的有些超出了他的認知。

  而其他人根本沒把他之前的玩笑話當回事,宋陶陶還在和王慕一打打鬧鬧,只有許問在一旁若有所思。

  中午放學,王慕一和宋陶陶手拉手來到食堂一樓。

  這是王慕一第一次在學校食堂吃飯,進門看到烏泱泱的人頭就驚呆了。以前她上學都是自己在家做好飯帶去學校吃的,

       而且學校的食堂也很簡陋,學生基本都自己帶飯,從沒見過這么多人一起吃飯。

  “這么多人……”

  宋陶陶也是從初中部直升上來的,給王慕一科普。

  一中的食堂分三層,一樓是大窗口,菜色統一,按量打飯,二樓是小窗口,菜品就多種多樣了,價格也相對貴很多

  聽完科普,王慕一當然選擇一樓。

  另一邊陸望他們幾個也到了食堂入口。

  沈思燁很自然的就直奔二樓而去,走了幾步就被拽住了。

  “這邊。”陸望指了個方向。

  沈思燁順著他的手指看過去,烏泱泱的人頭攢動……

  還沒等他搞清楚,陸望已經松開他,率先向人群中擠去。

  沈思燁揉了揉眼,不敢置信:“是我瞎了嗎?望哥是要去大窗口嗎?”

  整個初中三年,他們就沒在一樓吃過飯。

  許問此時就淡定的多了,他又“嘖”了一聲,拔腳跟了上去,扔下一句:“的確是有人要瞎了。”

  沈思燁:“??”

  王慕一排了許久的隊才擠到打飯窗口,低頭一看菜品價格,心跳頓時就快了起來——貴!

  純素菜三塊錢一份,帶肉的就得五塊錢。她之前覺得一天十五塊錢的生活費已經不少了,她在春花村的時候,

      一個星期也花不掉十塊錢,但現在看來,十五塊錢,勉強能夠一天三頓飯。

  在后面的催促聲中,王慕一咬著手指頭,要了一份西紅柿炒雞蛋和二兩米飯。她眼瞅著打飯阿姨一勺子下去,

      嗯,不錯,雞蛋挺多,不過阿姨可能手抖的有些嚴重,抖啊抖,等菜盛到餐盤中,雞蛋都被抖掉三分之一了。

  “謝謝阿姨。”她忍著心痛彎腰道了謝,端著餐盤從人群中擠出來,占好座位。

  宋陶陶打完飯擠過來,剛靠近,一道黑影比她快了一步,先把餐盤放在了王慕一的對面。

  “哎哎哎!這兒有……”宋陶陶忙叫,只是看清來人時,果斷把最后一個“人”字咽了回去。

  “有人?”陸望回頭看她,上挑的尾音充分體現了他的不耐煩。

  擠了半天,已經讓陸大少爺的耐性徹底告罄。

  “沒,沒人……”宋陶陶十分識趣,主動換到王慕一身邊的座位。

  陸大少爺大馬金刀的坐下,面對著王慕一,許問很自然的坐在了宋陶陶對面,慢了一步的沈思燁撓了撓后腦勺,孤孤單單的坐在一旁。

  不過他沒有孤單太久,很快余嬌秦方好和周陽陽沈怡馨一起走了過來。

  “這兒有人嗎?”沈怡馨笑著先開口,眼神有意無意的落在了陸望身上。

  陸望像是沒聽見,視線落在王慕一的餐盤里,眉頭飛快的擰了起來。

  “怎么吃這么少?”他問。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