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親愛的物理學家蕭與時全本完結

親愛的物理學家蕭與時全本完結

鐘花無艷 著

完本免費

以蕭與時和沈如磐為主角的言情小說《親愛的物理學家》是由作家鐘花無艷所寫,小說講的是蕭與時是個在國內外都享譽盛名的物理學家,本應平淡過完這一生的他偏偏遇到了她,一個經歷無數坎坷挫折的花樣滑冰女王,此生蕭與時的唯一愿望就是希望今后走的每一步都能通往她內心深處,那心堅如磐石般的沈如磐能否被物理學家家融化.....

更新:2019/06/03

在線閱讀

以蕭與時和沈如磐為主角的言情小說《親愛的物理學家》是由作家鐘花無艷所寫,小說講的是蕭與時是個在國內外都享譽盛名的物理學家,本應平淡過完這一生的他偏偏遇到了她,一個經歷無數坎坷挫折的花樣滑冰女王,此生蕭與時的唯一愿望就是希望今后走的每一步都能通往她內心深處,那心堅如磐石般的沈如磐能否被物理學家家融化.....

免費閱讀

  沈如磐的資格終于確定下來。

  由于她的手術方式十分特殊,而且是首創,費恩打算挑選最優秀的一線醫護人員為她實施手術,

       并對過程中可能發生的突發問題做周密的預案,確保萬無一失。

  如此一來,醫療團隊要把可能影響手術結果的因素都預先排查出來,而沈如磐世界冠軍的身份,也給團隊帶來挑戰:所有人都希望手術成功而非失敗。

  這是一場對雙方來講都壓力極大的考驗。

  手術前夕,費恩按照慣例最后一次給沈如磐做風險提示:“我們之前做的體外標本測試,

        只是在動物和尸體上進行的模擬測試,你是第一例人體臨床試驗。”

  “不論是切除椎間盤,還是移入假體、用鋼釘繩索做加固,全部步驟都有可能傷害到你的血管和神經,繼而損傷運動功能。”

       費恩在紙上畫了個示意圖,確定她全都聽懂才說,“你是職業運動員,如果不能接受這種結果,現在改變心意還來得及。”

  沈如磐好不容易堅持到現在,怎么可能放棄,搖頭說不。

  “那么,你是否需要親友陪同做手術?”

  “沒這個必要。”

  “我建議最好請一位親友陪同。盡管我們做過嚴格的測試,但是手術風險仍然存在,萬一出現意想不到的情況,那位親友便是緊急聯系人。”

  費恩的提議客觀理性,沈如磐出奇地沉默,許久后道:“我查過德國的法律,知道如果患者處在生命垂危的狀態并且失去判斷能力,

      醫院無需親友簽字便可自行救人。我覺得我不至于那么不幸,假如真的不幸——”

  她頓了頓,平靜地交待,“請您該怎么做就怎么做。”

  也許是住院部的氣氛沉悶壓抑,再加上費恩的話稍稍攪亂了意志,沈如磐晚上失眠了。

  眼下凌晨1點,換成中國時間,剛剛8點。

  她點開手機里的即時通訊工具——她很久不登錄,幾乎快要忘記密碼。

  不一會兒,手機滴滴答答作響,消息多得數不清,大部分來自聯系人“母親”。

  她直接忽略。

  還有很多消息來自聯系人“陸楠”。她面露猶豫,還是點開閱讀。

  “我找了你很多次,你不在家,電話也關機。”

  “我知道你心中憋著委屈,但請不要一聲不吭地離開。”

  “你已經離開了嗎?你究竟去了哪里?我們搭檔十二年,感情深厚,為什么你在走之前就是不肯見我一面?”

  雖是文字,沈如磐隔著屏幕也能感覺到對方滿滿的牽掛。她讀完全部的消息,心里越發說不出的壓抑,

      遲疑一會,終究還是把她的近況寫成文字,發送出去。

  沒有收到回復。

  她感到失望,輕輕淺淺嘆了口氣。就在這時鈴聲大作,手機屏幕上出現一個無比熟悉的名字:陸楠。

  她按下接聽鍵,久違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帶著遙遠的質感,重重吐出她的名字:“如磐?”

  沈如磐長期滯留在異國他鄉,最大的感受莫過于孤單和煩悶。這聲呼喚勾起一絲心酸,可她表面上只是不著痕跡地“嗯”了聲。

  “原來你在柏林。”電話里陸楠吐出這句便陷入沉默,仿佛千言萬語匯聚在一起,他不知該說什么。

  最終他問:“我仔細讀了幾遍你發來的消息。手術看上去很特殊,萬一失敗怎么辦?”

  明明是關心的話,卻踩到了沈如磐的痛點。

  她生氣了,脫口道:“這就是我不愿和國內保持聯系的原因。所有人,包括你,要么覺得‘不可能’,要么覺得‘會失敗’。

      陸楠,你以前和我搭檔比賽時,面對再強勁的對手也從不認輸,如今你卻用最悲觀的態度預測我!”

  “這不是悲觀,而是心疼。正是因為我們以前從不輕易認輸,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把自己折騰得很辛苦。”

  陸楠的反駁完全出乎沈如磐的意料,她張了張口,語塞。

  幾年前,她和搭檔陸楠是花樣滑冰雙人滑項目的世界冠軍,風光無限,備受外界矚目。

      然而她胸腰椎壓縮性骨折,隨后出現了一系列嚴重的生理病變,即使勉強比賽,競技狀態也大不如從前,到最后不得不全面退出比賽。

  國內的專家告訴她康復無望,建議退役;教練也覺得她復出的機會渺茫,希望她體面地結束運動生涯。

  就當她茫然無措之際,領導考慮到新賽季的壓力,突然宣布將她和陸楠拆開,并為陸楠另配女伴:童欣。

  童欣是雙人滑女選手中的后起之秀,不論是單跳能力還是滑行技術都非常出色。

  這個做法嚴重地打擊她的自尊心,她罕見地與領導爭得面紅耳赤。最后領導采取了折中的法子,給予她一年的病假,

       讓她有充足的時間治療腰傷。如果她痊愈歸來,可以恢復和陸楠一起比賽的資格,否則陸楠就將和童欣組隊參賽。

  這似乎是個不錯的主張,然而在當時無人看好她的情況下,這意味著她被童欣取代是遲早的事。

  可以說,那時唯一不放棄她的人,只剩下她自己。

  她四處尋找可以收治她的醫療機構,直至看見德國醫院發布的椎間盤假體臨床試驗……于是她沒有通知任何人,孤注一擲地乘上飛往柏林的航班。

  電話里,無言的氛圍持續了好一陣子,陸楠輕聲打破僵局:“你什么時候做手術?”

  “下周。”

  “什么時候回來?”

  “還不清楚,盡快吧。”

  “好,我請假過來陪你。”

  “你陪我?童欣怎么辦?”

  沈如磐說話的語氣像諷刺更像生氣。陸楠噎住,再開腔時聲音有點低啞,彌漫著深深的無奈:“我知道你不相信,但在我心中,你是無人能夠替代的。

     我很后悔,領導提出拆隊換人的意見時我應當激烈地表達反對意見,哪怕被隊里開除,至少也和你同進同退,

       而不像現在,你和我分道揚鑣,一個人在德國接受風險未知的手術。”

  沈如磐不是個不講理的人,面對這樣的自白,如果說沒有一丁點信任是不可能的。

     再說她也知道,是領導單方面決定把童欣配給陸楠,陸楠由始至終沒有自主選擇權。

  她咬住嘴唇,不確定地問:“你不會覺得我是個拖累嗎?”

  “我們搭檔十二年,共同經歷過無數的的病痛和挫折,早就談不上誰拖累誰。這些年,你便是我,我也是你。”

  是的。往昔歷歷在目,她不敢細想,但即使不去想,她和他共同面對過的艱難坎坷又豈會輕易磨滅?

  她的語氣微微緩和些許:“你不要過來了,幾個小時的手術而已,別擔心。”再說教練也不會同意。

       他是重要的一線運動員,對國家隊花樣滑冰隊舉足輕重,不可能輕易離開。

  “那么,你和我保持聯系好不好?不要再突然消失。”陸楠懇求道,嗓音啞啞的,帶著傷感。

  沈如磐聽到這樣的言語,心中隨之一酸,打開心門吐露實話:“我也不想。我那時剛來柏林,心里沒底,醫院又拒絕了我的申請……”

  她事無巨細描述一遍經過,不知不覺時間已經很晚了。陸楠提醒道:“你還在病中,早點休息,我們改天再聊。”

  沈如磐其實很想問問他的近況,尤其想知道他和童欣是否開始一同訓練。然而人在落魄時,這些話格外難以啟齒。

  最終,她只是輕聲喚他的名字:“陸楠。”

  “嗯?”

  “我的手術一定會成功,我有這個預感。”

  電話那頭的人安靜下來,等待后文。

  “我會如期歸隊,也會讓所有人刮目相看。如果那時你還愿意,請繼續和我搭檔——我們還有很多未實現的目標,還有很多想贏卻沒有贏的比賽。”

  她的語氣果敢堅定,帶著憧憬。那邊的人靜默幾秒,回答:“好。”

  通話結束,沈如磐回到病床上,閉上眼睛入睡。

  黑暗中她合著雙眼,不知道過了多久,依然全無睡意。和剛剛不一樣,她的心有些急,亦有些亂,仿佛竭力想要證明什么。

  那時年少,她練習單人滑,和母親在訓練方式以及比賽期望方面發生嚴重分歧,陷入低潮。

  稍后她兩腿韌帶嚴重撕裂,以此為借口中止訓練,母親卻將她轉去對個人技術要求不那么高的雙人滑,并從眾多拔尖的男選手中挑出陸楠和她湊成一對。

  相貌俊氣的陸楠,說話得體特別討女生喜歡的陸楠,居然從初次見面就很關照她,甚至注意到她冬天畏寒手指冰涼,

        常常在上冰前幫她焐手,給她暖一暖。

  這一暖手,便持續了十二年。從初出茅廬到站上世界最高領獎臺,每一次訓練,每一次比賽,從未間斷。

  可現在……

  沈如磐睜開雙眼,在黑暗中靜默一會,摸到手機點開圖庫。那里儲存了她和陸楠漫漫奪冠路的回憶。

  其中一張合照,拍攝于她和他第一次參加國際大賽。15歲的少年和15歲的少女并肩站著,都是花樣年華,看上去十分登對。

      尤其是他,天生一張俊臉,笑起來時眉眼微瞇,光潔的下巴往內凹,形成一條淺淺的美人溝。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視著照片,末了伸出手,指尖從陸楠的臉上撫過。

  從青澀到成熟,從失敗到成功,十二年一路走來最寶貴的東西不是排名,而是兩人榮辱與共、同進同退的默契。

  這份默契,拆隊換人根本比不了,童欣更加比不了。

  這么想著,久違的感覺涌上胸口,并隨著心臟的搏動聚集起來,又通過血液的流動涌至全身。仔細品味,這應該就是百折不撓的意志。

  沈如磐閉上眼,良久,呼吸均勻睡了過去。

  一夜無夢。

  手術當天,醫護人員早早集結。

  費恩嚴謹,哪怕到了這一刻,也依然對沈如磐的病情做最后一輪論證,排除掉可能影響手術結果的死角,才真正啟動手術。

  正是憑著這種認真細致的態度,他從切皮到摘除椎間盤,從置入假體到在椎骨上開孔、打鉆、置釘穿線,

      每步都完成得異常精準,完全避開了血管神經損傷。

  全體醫護人員都為手術的成功感到高興。沈如磐亦如此。

  她迫不及待地想下床走一走,看看自己是否恢復正常,費恩笑著阻止:“傷口完全閉合需要幾天,你再耐心等等。”

  也是,她等待了那么長的時間,不怕再多等些時日。

  她老實地待在病床上,保持絕對靜養,唯恐一不小心就毀掉手術成果。直到可以佩戴腰圍下地,她才小心翼翼地起身,撐著床沿站起。

  她往前走一步。

  糾纏她好幾年的劇烈疼痛沒有出現;從頸椎到腰椎,也未出現任何不適;更重要的是,她的體態看上去正常。

  沈如磐是21歲拿到世界冠軍,22歲胸腰椎壓縮性骨折,隨后狀態急劇下跌,跌無止跌,一直到24歲又八個月,才在外表上看起來像個正常人。

  這些年,青春蹉跎,時不我待。

  她的胸口霎時涌上很多復雜的情緒。萬般滋味交織在一起,促使她再走幾步,確定自己真的恢復正常,便毫不猶豫離開病房,來到門診大樓。

  眼下是午休時間,費恩正背對著她在休息室調咖啡。她挪步過去,張口喊道:“費恩醫生!”

  費恩嚇一跳,手抖,杯子里的咖啡差點灑出來。

  她繞到他面前,高興地說:“您看看我!”

  她個高腿長,腳步輕松的樣子,顯出一個年輕女孩應有的活力。

  費恩還以為出事了,見她這樣,趕緊喚住:“夠了夠了,你現在還不能太勞累,快回病房好好休息。”

  她不走,反道:“我什么時候可以出院?”

  “志愿者要求保持3到6個月不等的追蹤觀察,你最快也要等到明年春天。”

  明年春天?現在才剛剛入冬。

  沈如磐歸心似箭:“您能不能讓我提前出院?我先回國,等到需要來醫院復查,再從中國飛過來。”

  “不行。”

  “可行可行,您就答應我吧。”沈如磐豁出去,厚著臉皮拽住費恩的衣袖,甕聲甕氣懇請。

      然而她的德語有限,絞盡腦汁也只是說,“我反正是志愿者里最特殊的病例,您索性讓我特殊到底。畢竟現在才入冬,春天實在遙遠。”

  費恩一張老臉露出尷尬:“沈女士,你難道沒有聽過一句話——”

  “冬天都來了,春天還會遠嗎?”輕淡的聲音響起,分不出情緒,卻一下子把所有對白都壓下去。

  沈如磐怔住,不可思議地轉頭,循聲望去。

  蕭與時平靜地坐在窗邊的餐桌,桌上有杯喝到一半的咖啡。

  午后的陽光正強烈,室內溫度較暖。不知誰將窗戶推開點,風拂入,窗簾揚起,將他半遮半掩在其中。

  他一側的肩膀被午后的暖陽籠罩,藏青色西裝前襟在光線的沐浴下微微發亮,面料上顯出的豎條金線和他白凈的膚色相襯。

  他一向穿正裝,今日亦如此,筆挺的衣領上別著枚寶石領針,那自然無暇的藍色調光澤,既與他持重沉穩氣質相映得彰,又讓他多了種溫潤含蓄的質感。

  他似乎有種獨特的魅力,只要一出現,所有人的眼里就只看見他。

  沈如磐啞口無言地望著他,有點忘記自己要說什么。

  偏偏在這無端沉寂的氛圍里,費恩硬插一句:“沈女士,Hsiao就在這里,你有什么要求,直接對他提——他才是我們的老板。”

  沈如磐:“……”

  費恩見她吃癟樂了,目光含笑投向蕭與時:“你怎么說?同意嗎?”

  蕭與時聽到提問,唇角輕輕揚起,不輕不重回答:“我同意。”

  他說的是中文,低沉緩和的嗓音,讓沈如磐的心弦一顫。

  她不敢相信,甚至有點喜出望外,剛想表達感謝,卻聽見后面的話:“不過,在尚未完全康復的情況下乘坐飛機,不論是誰,哪怕是上帝,身體內的植入物都會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出現沉降。”

  蕭與時的目光定定地停留在她的臉上,與她對視:“你還打算出院嗎?”

  沈如磐噎住。

  她反應過來再說話,語氣有點窘,也有點惱火:“蕭教授,你不同意就不同意,拐彎抹角說這么多,是不是欺負我讀書少?”

  不想聽回答,她轉身走了。

  人一走,休息室里只剩兩個男人。

  費恩瞧瞧蕭與時,表情怪納悶的:“你們用中文說什么”

  蕭與時端起咖啡嘗一口:“我說不可以。她說,謝謝提醒。”

  “真的嗎?我感覺你們說了很長一段話。”

  蕭與時沒接話,臉上的神色也幾乎沒有什么變化。

  費恩沒有追問,續上之前被沈如磐中斷的談話:“你今日抽空來醫院,是不是不放心她的恢復情況,想親眼看一看?”

  蕭與時卻道:“我將去國外做幾個月的學術交流,今日是來和您辭行。”

  “啊!電話里辭行就好,何必親自來這么麻煩。”

  “不麻煩,畢竟有很長一段時間看不到您。”

  兩個男人談話的時候,沈如磐垂著頭沮喪地離開門診大樓,住院部走。

  路的兩旁栽種了高高的樹木,風一吹,枝上的殘葉紛紛墜落,樹干變得光禿禿的,提示冬季已然來臨。

     可是,離春天依然遙遠啊!

  她心里不痛快,但又無可奈何。這時衣袋里的手機震動下,她摸出來看,是陸楠的消息:“手術結果如何?現在能下床活動嗎?”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