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他非要我以身相許小說番外

他非要我以身相許小說番外

庭明 著

完本免費 好看的甜寵小說推薦

以主角紀鏡吟和向晚意展開故事情節的玄幻言情小說《他非要我以身相許》是由作家庭明所著,小說講的是六界都知向晚意是個暴脾氣的女仙君,一次意外讓她險些喪命,慶幸的是妖界之主妖君紀鏡吟把她救下了,后來紀鏡吟并要向晚意以身相許,保命要緊的向晚意勉強答應了這個要求,那在相處的過程中兩人又會發生哪些趣味紛呈的故事呢?讓我們走進暴脾氣女仙君和手段陰毒的妖君的世界感受那份與眾不同的愛戀.......

更新:2019/05/30

在線閱讀

以主角紀鏡吟和向晚意展開故事情節的玄幻言情小說《他非要我以身相許》是由作家庭明所著,小說講的是六界都知向晚意是個暴脾氣的女仙君,一次意外讓她險些喪命,慶幸的是妖界之主妖君紀鏡吟把她救下了,后來紀鏡吟并要向晚意以身相許,保命要緊的向晚意勉強答應了這個要求,那在相處的過程中兩人又會發生哪些趣味紛呈的故事呢?讓我們走進暴脾氣女仙君和手段陰毒的妖君的世界感受那份與眾不同的愛戀.......

免費閱讀

  任誰也不會想到,那個水潭之下居然有一間石頭所制的陃室,床沒有,椅子沒有,所有的家具一應具無,昏暗的環境里只靠一顆丸子大的夜明珠泛著淡淡的白光。

  這里住了一個女子。

  她身上本應似火般艷麗的紅衣因著年代的久遠變得稍為有點破舊,上面沾滿了不少灰塵和污垢,她似乎很久沒有梳過頭,

       頭發都打成了結,一團團的亂得很,身上好像許久沒有洗過澡,一股異味隱隱傳來,姣好的臉容全被泥垢擋去,但一雙眼睛卻精神明亮,讓人過目不忘。

  “看什么看,還不快擦!”或許是很久都沒有說過話的原因,女子的聲音有點沙啞。

  向晚意瞪了她一眼,然后拿著一塊從自己身上撕下來的布,擦著陃室里的四壁,都擦了半個月了,

        現在擦出來的污跡已經微乎其微,想著剛來時一搓一坨的污垢,真的是噁心到不行。

  最讓人噁心的事,就只有她干活,紀鏡吟那個人被養得好好的,女子還給他找了個她擦得最干凈的地方讓他坐著。

  呸,長得好看了不起啊。

  此時的紀鏡吟正靠在石壁上面,目光憂怨的看著她,可是,他一點兒幫忙的痕跡都沒有!

  事情得從他們掉下來的那天說起。

  水是深不見底的,因此當他們被扯下去時,五識不通,待她眼睛重新看到光時,便已經跟紀鏡吟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可是意外地,身上沒有半分濕意。

  女子那時,便蹲在他們身邊,一雙眼睛動也不動的盯著他們看。

  下意識的想要用法力給自己筑起一道防護墻,但是那丹田空空,沒有半點暖流的感覺無時無刻的提醒著她,她的仙力又沒了!

  沒有仙力的她,簡直就是任人魚肉,無從還手。

  女子的目光在他們兩的臉上移動,然后毫不猶豫的選擇掐著她的脖子,而且還是用了死勁。

  真的是氣死她了,怎么不去掐紀鏡吟呢,她長得這么溫柔和善,哪里像壞人了,明明就他更像啊。

  紀鏡吟一開始本來也是想著反抗的,但是當他看到女子的臉時,向晚意明顯地看到他眼里有過一瞬間的愣怔,然后所有的反抗動作就沒有了。

  果然是個見色忘友的!

  女子看到他時,也有點愣怔,她撓了撓頭,一副迷茫的模樣,但是她卻急急收拾了屋內一圈,發現每處都很臟時,便把目光投向了向晚意。

  “你,去打掃。”

  那個聲音聽著就像是老婦人一般,跟女子的外表絲毫不符,向晚意本來還想嚎幾聲,憑什么讓她去,她可是......

  好吧,話還沒有說完,一股錐心的電流通過周身筋脈,讓她渾身筋肉又麻又痛,連腦袋都是昏昏沉沉,有點連自己在哪里都記不清的感覺。

  向晚意很快就發現了她們之間實力的差距,識時務者為俊杰,她忍!

  不就是打掃嘛,以她日天日地日空氣的威風怎么可能連這樣的小事都做不好,于是她就乖乖打掃去了。

  這個石洞是在水底下面的,濕意很重,石縫里不時有水滲入,但對于這些臟的抹布來說,這點水根本不夠用,女子似乎也發現了這個事實,面對自己如此臟亂的房間,她沒有半分愧色,隨意施了點小法術,使得那抹布變回干干凈凈后,就讓向晚意繼續擦著。

  看到這一幕的向晚意,眼睛瞪得老大,指尖攥得發白,把這里弄干凈明明就是動動手指頭的事,她懶成這個樣子不說,關鍵是讓她來收拾殘局,這就有點過份了!

  生氣了不到半刻,女子那沒有溫度的眼,輕飄飄的向她瞥來的一眼,想起那被電流在周身流竄的刺激感,她還是扭開了頭,繼續擦著。

  *

  向晚意算算手指頭,這樣的日子就過了半月有余,紀鏡吟或者是被女子施了什么法術,坐在一處角落動也不動,只是眼睛時不時的往她這看來,也有時候,他也會定定的看著她身邊的女子。

  相對于對她的不屑,女子對紀鏡吟的態度則是好到不行,給他扇風,給他整理發絲,簡直要多溫柔就有多溫柔,這雙標的行為看得向晚意一臉不滿。

  經她這個聰明絕頂的腦袋一想,這女的十有八I九是看上了紀鏡吟。

  她曾聽說,有些人長期身居黑暗,難得碰到光明時,生出的想法不是奔向光明,而是把在光明里的人拉到深淵,跟自己永居黑暗。

  打從心底里面,向晚意已經把她劃到這一類了。

  逃跑的方法,她不是沒有想過,一來現在毫無法力,二來她根本無法通風報信,靠她自己的力量可以說是免談。

  而且這里的空間極小,一眼就看完了,女子又不睡覺,在她眼皮子底下跑了也難,更何況是她眼前跑掉呢?

  經過這半個月余的相處,向晚意也勉強大概了解到女子的性格。

  她不愛說話,大多時候都是安安靜靜的一個人坐著,不過,她是面朝紀鏡吟那般,安安靜靜的坐著。

  紀鏡吟有時也會看看她,兩個人的對望在向晚意的眼里看來,要多深情就有多深情。

  紀鏡吟是被她拖累下來的,若她要逃跑的話,正常的道理應該是要帶上他的,可是依她所見,

       人家根本沒有離開的意思,想起第一次見他的時候,他也是自己住在石洞里頭,這樣想來,可能是想家了吧。

  唯今之計,就只有寄望盛天他們能早日找到自己罷了。

  把石洞又擦拭了一遍之后,她也尋了個角落,坐在了他們的斜對面休息著。

  紀鏡吟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抬起頭來,她側了側頭,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女子的目光在他們兩之間移動,在無人見到的角度里,指尖輕輕一動。

  向晚意的胸口突然一抽。

  眉頭深鎖,手下意識地捂住胸口。

  紀鏡吟面上多了幾分憂慮的情緒,身子動了動欲要站起來,但下一瞬女子的目光落到他身上時,他周身又變得動彈不得。

  也不知道為何,女子就是無由來的討厭她,微微施了個小法術,想要整整她,看她辛苦的模樣,莫名有幾分高興的感覺。

  不過一會兒,那種奇怪的感覺慢慢的消去,源源不絕的疲累感傳來,她靠在墻壁上面,喘著細氣休息著。

  眼睛慢慢的半闔著,一種難以抗拒的困意襲來。

  說起來,她也好多天沒有睡過覺了,很多時候都是淺眠一兩個時辰,根本滿足不了她的需求。

  把眼睛閉起來,由著自己漸漸睡去。

  眼前的世界變得一片黑暗,耳邊的水聲由其清晰,滴答滴答的有節奏的聲音,催眠得很。

  心臟猛然一跳,周身的溫度慢慢的升騰起來,眼前所見瞬間被一片烈火所取代。

  倏地睜開眼睛,剛張了張嘴,喉嚨干澀得什么話都說不出來,一股無名的燥熱在喉嚨里越演越烈,

     那股燥熱在四肢之間流動,密密麻麻的將她周身包圍著,避無可避。

  眨了眨眼睛,半瞇眼睛,看著四周的環境,面前的景物覆蓋上了一層血紅色,所見皆是一片紅得滴血的畫面。

  這樣熟悉的畫面和感覺,讓她感到有點愣怔,這跟那天她在陣前墜下云頭時的感覺,一模一樣。

  五臟六腑像是被火燒的那般,四肢一抽,整個人“砰”的一聲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不遠處的女子慢慢站了起來,眼里有幾分迷茫,一步一小步的走到她的身邊,隔了半丈的距離蹲著看她。

  向晚意看了她一眼,五指用力得發白,在地上無措的捉著,粗糙的石面上面多了幾道血痕。

  “你怎么了?”

  我很熱,像是被火燒一般,熱得好像下一瞬就要化成灰一般,生生被燒死。

  可是她說不出口來。

  喉頭一甜,一口腥血從她口中吐出,落在地面,像一朵綻放得妖嬈的薔薇光一般,引人奪目。

  眼角余光瞥到,她的胸口處有一道紅光,若隱若現。

  向晚意可以肯定,源源不斷的熱意就是從這里冒出來的。

  嘴里念念有詞,按奈著周身的燥意,目光死死的盯在面前的地上,隨著時間的流去,她胸口的光越來越淡,周身的火也慢慢降了下去。

  抬起頭來,看了紀鏡吟的方向一眼,她所見的世界已經恢復正常,色彩繽紛,不知道何時,在角落里本應坐著的他站了起來,一雙清澈的眼睛變得腥紅一片,好像下一瞬就要滴血一般。

  他抬起了腳步,走得很慢,卻很穩,他在向她走來。

  他走了兩步時,向晚意緊咬著的牙關一開,又往地面多吐了一口血。

  她感受到,隨著他的靠近,剛才好不容易壓下的燥意又再次升騰起來。

  忽然間,她覺得面前的人很陌生,陌生到她好像從來沒有認識過他一樣。

  目光觸及到地上的血時,他腳步一頓,猶豫片刻后,又再次提步向她走來。

  向晚意看到他手一揮,剛才蹲在她面前的女子被拂到墻邊,耳邊一聲巨響,女子靠在石壁邊上,捂住胸口,大口大口的吐著血。

  “紀——”幾乎用盡全身的氣力,才憋出這樣一個字。

  眼皮底下被紅光覆蓋,她知道那是鳳族圣物火靈珠所發出的光芒。

  她能感受到,火靈珠的異樣,它在顫抖,也在叫囂。

  男人越走越近,在她的身邊蹲下,目光掠過她的臉時,只是稍稍一頓,隨后目光一移,被血所染紅的眼睛生生盯著火靈珠,

     他不由自主地慢慢伸出手來,一點一點的往向晚意的胸口而去......眼睛憤憤的瞪著紀鏡吟,張了張嘴,又是一口熱血涌出,剛剛好的,落在紀鏡吟的手背上。

  他伸手的動作停了下來,溫熱的觸感在手背上面蔓延開去,他眨了眨眼睛,指尖顫了顫。

  趁著他愣怔的瞬間,左手艱難的收了回來,緊緊的捂住胸口,想要將火靈珠的異樣平息,紅光從指縫中滲出,掌心似是直接觸碰到火一般,燙得生痛。

  咬緊牙關,周身用上死勁,往邊上滾了一圈,兩人之間的距離稍稍變遠。

  喘著粗氣,一雙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的動作。

  他在看手背上的血跡,忽然微抬眼睛,發現面前的人不在了,焦急的看了旁邊的地,目光觸及到她時,眼睛微瞇,站起身來,走到她的面前。

  一個如高山峻嶺,一個如地底爛泥,向晚意迷迷糊糊的抬起頭,周身的看不見的火炙越燒越烈,右手指尖無措的抓著地面,抓出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血痕。

  五識有點模糊不清,眼睛有想要閉上的傾向,用力咬了咬舌尖,對比周身的疼痛,這微乎其微的痛幾乎沒有任何幫助。

  抬起眼眸,發現紀鏡吟也在看她,她看不清他眸里的情緒,他眼睛早就被血色所染,慢慢的,他又單膝蹲了下來。

  一手橫放在膝蓋上面,指尖無意識地微動,眼神自動忽略了她的臉,伸出另一只手來,語氣沒有半分溫度:“把它給我。”

  他臉上沒有什么表情,睫毛掩去大部分他眼底的情緒,語氣是命令式的感覺,一副居高臨下的感覺撲面而來。

  內有火靈珠的火燒,外有他無形間的壓力壓迫著周身,向晚意總有個感覺,彷佛她再多撐一會兒就會爆體而亡。

  她知道,她根本就撐不了多久,只是她記得前族長把火靈珠給她的時候,曾經說過這是他們鳳族的圣物,必須用生命守護,拼盡全力也不足矣。

  有些事就像這樣,即使拼盡全力也是徒勞,但是還是有不可不做的道理。

  紀鏡吟半垂著眼眸,瞳仁一片血紅色,語氣平靜的再重復了一遍,“把它給我。”

  左手死死捂住胸口,眼里盡是倔強的眼神。

  紀鏡吟眉頭一皺,倏然伸出手來五指成勾狀,一股強大的吸力從他的掌心冒出,衣袍猛然一揮,

       面前的女子“砰”的一聲后背撞往石壁之上,脖間是一只手牢牢地壓制著。

  她伸手無序的抓著脖間的手,血沿著嘴角蜿蜒而下,一滴滴的落在他的手背上面,只是這回的他無瑕顧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她胸腔里發著亮光的火靈珠上面。

  雙腿發軟,整個人使不上半分的力,看著他這副陌生的樣子,向晚意忽然有點懷疑,那個趴她背上睡覺的人、那個在天庭上面敢于為她出頭的人、那個想盡辦法就為潛進她房間的人......

  眼眶一紅,視線似乎多了點液體,變得越發模糊。

  空著的那只手,一點點...一點點...的往她胸口處靠近,向晚意側了側頭,看著他那猩紅的眼睛,

     此時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火靈珠的身上,對于他來說,她就像是一個多余的東西。

  微微抬起頭來。

  火靈珠是藏在她心臟里面,所以要將它拿出來的話,除非讓她這個宿主甘愿將它召喚出來,

      可是明顯地,她不愿意,既然如此,那就只剩下另一種方法——

  只有把手伸進心臟里面,生生掏出來。

  視線落在石壁的頂層,目光放空,但這樣依然無法避免接收來自身體的觸感。

  耳邊傳來“滴答滴答”的聲音,許多溫熱的液體隨著他的動作自心間涌出,他的指尖似刀般鋒利,耳邊是他手沒入肉時發出的“卜滋”聲。

  她能感受到,他的指尖在心臟里的每一個小動作。

  每一瞬,每一念都過得好慢好慢,時間第一次慢得像是折磨。

  片刻,眼底被一片紅光覆蓋,垂下眼眸,一顆通體火紅色的珠子安安靜靜的躺在紀鏡吟的掌心里面,被她的血所染紅的手心。

  他的目光專注且認真,看著這顆珠子,彷佛它就是他的唯一。

  掐著她脖子的手一松,向晚意整個人失去了支撐,身體無力的掉落到地上,四肢使不上半點力。

  第一次,她看他的眼神里有恨。

  今天的變故來得太快,快到她沒有半分思考的時間,許多許多的疑問在她的腦里冒出來,但是她不知道答案,一點都不知道。

  紀鏡吟斂睫,垂眸,五指一收,“咔”的一聲,火靈上面現出一道裂縫,裂縫慢慢往四周擴散,

       點點紅光慢慢的從他指間飄出,一點一點的沒入他的胸腔之中。

  整個過程很慢很慢,向晚意把每一個畫面都看得仔仔細細,他的動作、他的神情、四周所有的環鏡......彷佛都刻在腦海里面。

  一柱香后,火靈珠所有的蹤影都不復存在一樣,全都沒入他的體內。

  他眼底的猩紅還沒有褪去。

  轉了個身,無視地上的向晚意,邁著穩步走到女子的身邊。

  女子的眼神一片空白,愣愣的看他,沒有神采。

  腕間微轉,食指中指并攏,在空中劃出一個漂亮的圓后,一道金色的光芒從中冒出,沒入女子的雙眉之間。

  女子的眼睛慢慢聚焦,定在男人的臉上,身上的污垢消去,皮膚因著久見天日,此刻呈現著一種病態的白。

  向晚意這才發現,原來女子長得很美,一張臉就巴掌臉般大,眼睛明亮水潤,唇不點而朱,頰上若隱若現的兩抹紅暈更是提色不少,眼尾微微上勾,攝人心魄。

  頭發慢慢變得柔順起來,烏黑亮澤,貼服的垂在身邊,身上的紅衣煥然一新,紅得奪目,紅得妖嬈,勾勒出傲人的身材。

  一旁的紀鏡吟薄唇微抿,臉上神色繃緊,周身帶上些許生人勿近的氣息,透著淡淡的傲氣,一副高嶺之花的姿態。

  還真的是般配啊。

  紀鏡吟手倏地往左側一揮,石壁應聲而破,突然而來的光明讓向晚意眼睛一瞇,刺眼得很。

  原來這邊的石壁后面,不是水,而是一片草地,綠油油的,生機勃勃。

  攔腰將女子抱起,路過向晚意的時候,他的腳步停了下來,扭頭看著她。

  他眼里的腥紅還沒褪去,但是向晚意還是讀懂了他臉上的神情,是迷惘,是疑惑。

  她閉上了眼睛,瞥開了頭,沒有看他。

  不過一小會兒,他抱著女子,頭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艱難的想要站起來,可是只是稍稍動了一點兒,源源不絕的血從胸口處涌出,四肢的溫度慢慢褪去。

  她忽然想起,紀鏡吟說過喜歡她周身這種暖洋洋的感覺,所以說,這就是他奪走她鳳族圣物的原因嗎?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