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他曾馭晚風2時吟番外

他曾馭晚風2時吟番外

棲見 著

連載中免費

甜寵言情作者棲見最新創作的暖寵小說《他曾馭晚風2》,是關于顧從禮和時吟的續集,十分精彩溫暖!他曾馭晚風2講述的是:作為時吟的漫畫主編,顧時禮除了本職工作,竟然還得照顧時吟小朋友的生活起居。磨人的小妖精時吟已上線,且看顧從禮如何見招拆招!

更新:2019/05/25

在線閱讀

     甜寵言情作者棲見最新創作的暖寵小說《他曾馭晚風2》,是關于顧從禮和時吟的續集,十分精彩溫暖!他曾馭晚風2講述的是:作為時吟的漫畫主編,顧時禮除了本職工作,竟然還得照顧時吟小朋友的生活起居。磨人的小妖精時吟已上線,且看顧從禮如何見招拆招!

免費閱讀

  市立醫院, 一所現代化的、大型綜合性臨床醫院, S市最好的醫院之一。

  中央空調效果也非常好,十二月初冬, 時吟卻覺得熱得開始一層一層往外冒汗, 額角鬢邊濡濕。

  她十分鎮定, 面無表情:“不是,就是血常規化驗。”

  顧從禮看起來平靜極了:“你不是問這樣是不是懷孕么?”

  “你聽錯了。”

  顧從禮沉默了幾秒,冷道:“時吟。”

  時吟長出了口氣, 表情一下子頹了下來,苦兮兮地看著他:“行吧,不是我, 真的不是我, 我是陪別人來的,其他的我不能再告訴你了,我怎么可能懷孕,我都還沒和你——”

  她說到一半, 忽然沉默了。

  顧從禮淺淺地牽起唇角:“嗯?和我什么?”

  時吟又想起之前的那個,代表了一種對性關系的渴望。

  她跺了跺腳,目光游移:“那我先, ”抬手指指旁邊的扶梯,準備開溜, 右腳還沒邁出去, 就收回來, 皺眉:“你為什么在這兒, 生病了嗎?”

  顧從禮淡淡別開眼:“沒什么,有點失眠。”

  林念念還在下面等,時吟沒再說什么,點點頭,下去了。

  直到站上扶梯,她才恍惚意識到,這是兩個人鬧不開心以后第一次,面對面的對話,好像沒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

  主要還是誤會太烏龍了,自然而然地就解釋了,自然而然地就說話了。

  時吟鼓了鼓腮幫子,站上扶梯回到天井休息的地方,找到林念念,把單子遞給她。

  林念念沉默地拿過來,一頁一頁翻,垂頭看了三分鐘。

  表情越來越凝重。

  時吟心里咯噔一下,也不自覺地凝重了起來。

  林念念抬起頭,茫然地看著她:“所以這是懷了?還是沒有?”

  “……”

  時吟說:“我以為你看懂了。”

  “我哪會看這個,我第一次懷孕。”

  “我也沒懷過啊。”

  林念念點點頭:“也對,你估計到現在連性生活都還沒有過,”她不確定地看著她,“應該還沒有過吧?”

  時吟:“……別再讓我聽見性生活這個詞了。”

  林念念哈哈笑出聲來,拍了拍她的手臂,站起身:“反正,先去拿給醫生看看吧,”

  她笑容斂了斂:“雖然其實我覺得十有八九了,我這個月例假也還沒來。”

  時吟陪著她上了婦科樓層,林念念進了醫生辦公室,時吟站在門口等。

  十幾分鐘后,她人出來,時吟趕緊站起來走過去:“怎么樣。”

  林念念聳了聳肩:“就我想的那樣。”

  時吟的表情散了。

  她塌著肩膀茫然地站在原地,愣愣看著林念念,不知道該說什么。

  林念念讀書晚,比時吟要大一歲,今年二十四歲。

  二十四歲,太美好的年紀,青澀漸漸褪去,成熟還尚未完全到來。

  林念念是有點強迫癥的那種人,讀書的時候就是,會將每一天都安排得井井有條,關于未來,也應該做過充足的規劃。

  時吟不知道,她的規劃里有沒有秦江,但是她可以肯定,這里面絕對不會有這個孩子。

  林念念之前看起來慌得不行,現在真的出了結果,她反而淡定下來了,兩個人走出醫院,站在門口,她突然說:“吟吟,我把他生下來吧。”

  時吟猛地扭過頭來,以為自己聽錯了:“什么?”

  “我不可能和秦江復合的,可是這也是我的孩子,”她笑了一下,“我有存款,也能賺錢,就算我一個人也養得起他。”

  時吟瞪著她,表情里完全是不可思議,她深吸了口氣:“你不要一時上頭就不管不顧什么都不考慮了,這件事情不是你能不能養得起他的問題。”

  “我知道,單親家庭可能會不太健康,我會避免這個情況的,不會讓他覺得缺少父愛什么的。”林念念平靜地說。

  “你說避免就能避免?你覺得有那么簡單?”

  “能有多難?”

  時吟火了,聲音提高了,又壓下來:“你知不知道生孩子有多辛苦?養大一個孩子要花多少錢?你在哪里生?你要回老家嗎?你打算怎么跟叔叔阿姨交代?你懷胎十個月,孩子出生以后要坐月子,還有可能產后抑郁,一年以后再費心費力地去找工作,因為沒有很多經驗又空窗太久還要跟應屆畢業生競爭,幾個月大的小朋友你要怎么照顧?你有多少精力可以同時消耗在工作、生活還有孩子之間?”

  她噼里啪啦說了一堆話,林念念一句都沒有反駁,安靜地聽她說完了,才輕聲說:“那我怎么辦,我不想把他打掉,那種感覺你不懂,我狠不下心。”

  時吟垂眼:“你先冷靜冷靜,也許過兩天就改變主意了。”

  “你第一天認識我嗎?我決定的事情不會改的,我跟秦江在一起五年了,還不是冷酷無情的說甩就甩了。”她輕松道。

  時吟眼睛紅了:“那你倒是像對他那樣再冷酷無情一下啊,你是不是以為自己是小說女主角?秦江又不是你的霸道總裁。”

  林念念笑了:“他算個屁。”

  *

  林念念在時吟家住了兩天,第三天訂了回老家的機票,周六上午走。

  她前腳走,時吟后腳訂了去陽城的車票,順便約了秦江見面。

  她大學時期和秦江關系也還可以,雖然秦江和林念念分手了,但也還是答應了。

  S市到陽城坐汽車要比自己開車稍微慢一點點,到的時候下午,時吟直接給秦江打了電話。

  電話那頭聲音很吵,背景音樂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酒吧KTV什么的,秦江很大聲的朝電話里吼:“喂!喂!”

  “你在哪里。”時吟心平氣和地問。

  秦江換了個地方,噪音被隔絕了一點兒,他報了個地名,掛掉電話,隨手發了個定位過來。

  時吟攔了輛出租車,將定位給司機看。

  司機是個體格健碩魁梧的胖子,瑟縮在小小的主駕駛座上看著異常憋屈,人非常健談,從汽車站到市區和她聊了一路,主要聊一些路見不平一聲吼,拔刀相助的正義事件。

  看著導航上快到的時候,時吟側頭看了他一眼。

  健碩的胖子司機被她直勾勾的盯著,露出了一點點害羞的表情,撓了撓頭。

  時吟道了聲歉,從皮夾子里抽出一沓子紅色的毛爺爺遞給他:“不好意思,一會兒能請你幫個忙嗎?”

  時吟落寞的笑了:“我男朋友出軌了,我一會兒想去找他說清楚,可是我怕他打我。”

  果然,健碩的小胖子司機瞬間就火了:“他打你?他還打你?就應該打他一頓,直接報警把他抓起來!”

  “不用不用,”時吟嚇得連忙擺手,“宣揚暴力是不對的,我不動手的,就跟他講講道理,您站在我后面給我撐撐場子就行了,什么都不用干。”

  車子停在一家酒吧門口,時吟付了錢下車,看到在門口抽煙的秦江。

  男人看起來瘦了一些,下巴上有一點點細小的胡茬,看起來有些疲憊,將手里的煙掐滅,對她笑了笑:“這么快。”

  時吟回頭,看見司機跟著她下來了,他果然很高,鉆出來站在她身后,像一座魁梧的山。

  她放下心來,快步走過去,高跟鞋在石板地面上咔嗒咔嗒響。

  走到秦江面前,時吟拎起包,金屬裝飾的那面照著男人的腦袋掄上去,砰的一聲悶響,秦江腦袋一偏,被打得側著頭向后趔趄了兩步。

  秦江有點兒懵,反應過來直接火了,罵了句臟話,上前兩步:“你他媽有什么毛——”

  還沒罵完,時吟對著他腦袋反手又是一下。

  秦江徹底火了,直接上前兩步,時吟下意識后退,被身后的司機扶了一把。

  時吟長出了口氣,心里稍安。

  也不是不怕的,她怕死了,可是一想到林念念,她渾身上下的火氣都開始往上涌。

  時吟性格看著軟,其實很不好交往。

  二十幾年來能被稱為閨蜜的人,實在沒有幾個,一只手大概數得過來,方舒算一個,再然后就只剩下大學時期的室友。

  并不只單純的是室友,而是朝夕相處,生活的點點滴滴都分享給對方,并且可以分享一輩子的那種朋友。

  如果林念念只是分手,那就算了,可是現在發生這種事情,時吟只覺得一口氣全都堵在嗓子眼里,憋得她難受得不行。

  秦江看了眼時吟身后膀大腰圓至少有他兩個寬的胖子,步子頓住了,也沒再動,時吟那兩下力道不小,他現在臉都麻掉了,嘴角被打破,滲出血絲來,他站在原地疼的呲牙咧嘴,抹了一把下巴:“林念念讓你來的?行,這兩下我認了,是我對不起她。”

  時吟咬緊了牙,冷冷看著他:“你沒對不起她,我是來謝謝你的,千恩萬謝還好你和念念分手了,不然她這一輩子都栽在你這個人渣手里。”

  她咬牙切齒地說完,扭頭就走,走出去一段兒,還覺得不解氣,轉過身來脫下來高跟短靴狠狠地朝他丟過去,正好砸在他鼻子上。

  秦江嗷地一聲,捂住鼻子蹲下了,鼻血順著指縫淌出來。

  時吟單腳跳著過去,撿起鞋來重新套上,居高臨下地看著他:“你算個狗屁的男人!”

  *

  顧從禮接到時吟電話的時候晚上七點,他剛到家沒多久。

  年終事情多,時吟的簽售會他一手接下來,之前和同學合伙開的廣告工作室偶爾也會有些事情要他處理,忙得沒有雙休日這個概念。

  剛從浴室里出來,電話就響,顧從禮單手抓著毛巾扣在腦袋上,走到床邊接起來。

  他這邊還沒說話,那邊,只聽見“嗝——”的一聲。

  小姑娘響亮地,打了個悠遠綿長的嗝。

  顧從禮沉默了一下。

  時吟也沉默,過了幾秒,她叫他:“顧從禮……”

  聲音軟,模糊,像是含在嘴巴里,依依不舍地不愿意吐出來。

  她叫完他,又響亮地打了個嗝,忽然拔高了聲音:“你算個狗屁的男人!”

  顧從禮隨手把頭上的毛巾扯下來,丟在床上:“你又喝酒了?”

  “誰要跟你喝酒了,美得你鼻涕泡都出來了,”時吟顛三倒四地,毫不客氣打斷他,安靜了幾秒,她忽然問,“你們男人腦子里是只有這檔子事兒嗎?”

  顧從禮一頓:“什么?”

  時吟委屈巴巴地吸了吸鼻子:“上就上吧,你帶個套難道會死嗎?會難受死你嗎?”

  顧從禮:“……”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